第三十二回

小说:弄朝作者:游龙舜景更新时间:2019-01-17 08:10字数:856303

就在太师野心勃勃的进行着他的计划时,那个许久都没有动荡过的朝廷,也因为北方的战火而乱成了一团。 早朝上,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停,却没有人能说出比较有建设性的话来,让尊皇忍又一次的感叹,这个朝廷里确实应该考虑换换血了。

而梁寻一如从前的沉默,冷眼看着朝廷里那些大臣乱了阵脚,如今南方战事未歇,北方又有民族来犯,这个王朝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那个小小的大王没能给这些大臣带来丁点信心,因为年幼,也因为不信任。

到最后,这些大臣最后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又会有什么样的决定呢?而这个王朝若要得到救赎,最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梁寻冷冷的勾动嘴角,望向了一旁的左问轩。

没有想到的是,左问轩也望着梁寻,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纠结在一起,梁寻愣了一下,冷着脸撇开了目光,两个人,什么时候成了这样的水火不融?就算去问左问轩,他也是不知道答案的。

望着转开视线的梁寻,左问轩依旧这样望着,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情绪,可是,最后都被他的一声叹息隐匿,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个先王是不是也已经预期?

太师这样的人啊!如果得势,是不是依旧会是那个太师呢?当初的先王顾虑着,所以太师才只能是太师,如今呢?事情还是发生了,而那个先王却已经不在。

也许,事情早就注定,是他们这些想要阻挠的人不对才是,如果顺应着发生了,是不是也就可以同时想想办法补救呢?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再也无法回头了。

望着沉默的梁寻,左问轩忍不住心下一凉,这人啊!再也回不去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让他来了结了吧!关于这个皇城里的一切的,一切……。

那一个早朝,在大臣们没能得到满意答复的时候,左问轩突然站了出来,已经很久没有在大殿上如此威严说过话的丞相,就这样拿出了他的官威,压住了众人的放肆。

梁寻终于皱起了眉头,看到左问轩为了那个大王而站出来说话,看到大殿上的大臣开始了议论纷纷,同时,也看到了那个太后脸上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的神情。

嘴角深冷一笑,对于左问轩所做的一切不以为然,不管左问轩想要做什么,迟了这么久,仿佛才刚回朝廷的他,要如何与他斗呢?策划了这么多年月,他岂会让左问轩把他难倒?不可能,也不允许。

可是,左问轩的撑场,却无可避免的让事情得到了控制,即使是如此,梁寻也依旧不在意,毕竟,如今的朝廷里,他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而这个朝廷里,还有什么人会在南北受敌的时候,再来关心他的作为呢?就算是有心,也无力了吧!

那一个早朝,因为左问轩的关系而早早的落下了帷幕,那些尊皇忍无法回答的问题,即使如今站在了御书房内,望着眼前的左问轩,他也依旧无法说出话来。

“大王?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左问轩说着笑了笑,他可是帮着这个孩子稳住了那一个大殿,也许,这个大王应该欠他一声谢谢。

“丞相,是哥哥让你这么做的吗?”尊皇忍望着左问轩,在遣退了左右以后,只剩下自己和左问轩的时候,他这样问道。

“你说呢?”左问轩挑了挑眉,然后勾起嘴角,说话如此直接,是不屑跟他拐弯抹角,还是,对他有所信任呢?

“丞相,哥哥离开前找过你对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二哥哥也不会突然说要去北方了。”尊皇忍,十一岁,你可以说他是一个孩子,而他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吗?当他决定承担起这个天下的时候,他就永远也不可能只是一个孩子了。

左问轩没有回答尊皇忍的问题,只是这样打量着说话的尊皇忍,想着尊皇影离去前跟他说过的那句话,他忍不住笑了笑。

这个孩子,身体里果然是流着那个男人的血的,而血缘的遗传,竟然如此的相近,近得叫人在心里忍不住生出过多的感慨来。

“丞相!”尊皇忍唤了一声,眉头微微的皱了皱。

哥哥离开了,二哥哥也走了,他们竟然舍得放心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在太后已经没有戚将军护航的现在,如果没有人能帮他在朝廷里站稳脚跟的话,被大殿上那些大臣逼着走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还有一个让人不能忽视的太师存在。

而那两个哥哥就这样走了,而这个丞相,今天就这样站了出来,在这么多日子过后,终于站到了人前,给了他维护,他不认为一直都沉默的丞相,会心血来潮的帮他解围,唯一的解释只有,丞相不得不这么做。

而能够让丞相这么做的人,他只能想到一个,那就是他的哥哥,曾经,哥哥离开这里去南方找那个状元的时候,这个丞相不也有过奇怪的举动吗?这样一想,他就明白了的,这也是他一直都不害怕的原因。

那不是对这个丞相的信任,而对那个哥哥,相信那个哥哥不会就这样丢下自己面对一切,所以,他才这么问了,而他,也想要确定一件事情。

“丞相,你会称呼我一声大王吗?”从心里叫出来的那种,而不是这样的玩笑。尊皇忍很认真的望着左问轩,让左问轩笑了起来。

“大王,你是在跟老臣要承诺吗?”问他这样的问题,该说这个大王卤莽呢?还是说他勇敢呢?左问轩笑着。

“丞相的承诺,本王要得起吗?”尊皇忍望着左问轩,眼睛清亮的望着。他知道的,这个丞相不会为了任何人而改变,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原因,这个丞相怕会跟着父王的脚步,早就离开了这里吧!可他却留下来了。

虽然他不知道理由,可是,他已经决定要承担起这个国家的一切,那么,这个丞相可会甘心继续做他的丞相呢?如果他占着地方不做事,那么,他就应该考虑换人了,因为,如今的朝廷里,那些大臣让他已经失望透了。

如果这个丞相愿意像对待他的父王一样对待他的话,他应该会觉得很荣幸吧!即使心里明白,自己不是父王,可是,却已经是个王了。

左问轩愣了一下,因为尊皇影的那句话,要得起吗?这个孩子已经学会如何去决定事情了吗?在这样的时候。

“你想要吗?”左问轩啊!即使不问世事,可他依旧是骄傲的,曾经的辉煌就是他的资本,而如今的身份,就是他的辉煌,那个先王都要敬他三分,这个小娃娃又想如何?

“想。”如此坚定,只是一个字,是尊皇忍给左问轩的尊重,只有两个人的现在,就算降低了身份又如何,因为尊皇忍心里明白,如果没有这个丞相的帮忙,他绝对没有办法稳住这个朝廷,就算哥哥和二哥哥有办法把战事消弭,维护这个王朝的太平,他却不能保证单凭自己一人之力,让这个朝廷恢复清平。

没有想过尊皇忍会这样回答,左问轩着实愣了一下,他是在示弱,还是已经看清了时世,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答案?面对着那张还满是幼稚的脸,那双眼睛坚定的望着自己,让左问轩突然的就笑了起来,仰着头,就这样笑得猖狂。

几何时,他竟然也能在这个孩子身上看到另一个男人的影子了呢?几何时,他都要忘记了,当初与那个先王相遇时,那个男人也是如此惜才的,放下身份请得他的出世,而他,就这样离开了熟悉的地方,来到了这里,认识那样的一群人,然后,开始了那样的一段人生。

如今,那个男人死了,而他的孩子,此时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天下,依旧放下了身段,只是为了得到他的帮助,而他,又要拿什么去拒绝呢?在他答应了另外一个孩子以后,在他仿佛从这个大王身上找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的时候。

“那!大王,那个位置不好坐,即使是这样,你也不会后悔吗?”左问轩低头望着尊皇忍,仿佛想要确定什么。

“诚如丞相说的。”尊皇忍抬头望着左问轩笑了。

“虽然不好坐,可总是要有人坐上去才行的,而能够坐上去的人,只能是我。”

是的,那个位置不是谁都可以坐的,也不是那么好坐的,可是,除了他还能是谁呢?在这个朝廷纷乱如此的时候,在这个王朝变革如此的时候,难道,还能颠覆了所有,再从头来过吗?那样的代价,可有人愿意去承担?

如果一定要有人承担起这一切的话,那个人,也只能是他,是好是坏,不是谁能帮他决定的,而是他自己,到底想要怎样的一个未来。

那个人,只能是我。

曾经,这句话是不是也有人对他说过?为了这个王朝,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天下所有的苍生,那个男人背负了一起,却终究只是一个凡人,会犯错,会犹豫,会感情用事,可是,这个王朝却依旧壮大如昨。

即使壮大,却依旧迎来了属于它的变革,而承接起这一切的,不是他们曾经想要交托的孩子,而是眼前这个,即使年纪小小,却已经有了觉悟的孩子,即使明知道事情始末,却依旧没有退让的孩子。聪明吗?啊!也许,愚蠢吗?啊!也许,可是,却让他觉得心里一暖。

“那!大王,既然如此,那个位置你可要牢牢的坐稳了,在老臣为你而跪下的那天来临之前,可千万别站起来。”千万,别让他后悔帮了他,也别让他到了最后,都没能了结那心愿,千万,别让他失望了才好!

左问轩望着尊皇忍,眼睛里的精光一闪,而尊皇忍竟然捕捉到了。

“啊!本王答应你。”尊皇忍望着左问轩笑了,笑得像个孩子,却无法掩盖那眼睛里的坚定和成熟,以及那澎湃的决心。

左问轩也笑了,笑他终于可以还一个心愿,笑他终究是比那个男人多了一丝可以炫耀的资本,笑他仿佛回到了最初,回到了那段初相识的日子,他和那个先王,以及那个太师,还有许多许多的人……。

那是他和这个王朝一起走过的曾经,也是他和那些人一起走过的里程,从未远离。

那一天,尊皇忍也应承了一个老臣,会守着那个位置,直到被那个老臣所认可为止,如同他当初承诺了自己的哥哥,为了守护自己在乎的人和事,将一肩承担起这个王朝的一切一样,没有了后悔的余地,也没有了后退的权利。

可是,他不在乎,即使他都知道,他都清楚,可是,他却不在乎,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站在这样的位置,处在这样的立场,去做这样的事情,那么,那个人只能是他,永远,也只能是他,即使,他只有十一岁……。

不同于尊皇忍的决心,也不同于那个御书房里,一老一少的决心,远在南方的尊皇辉,此时的心思却也百转千回。

身边的海老望着他皱了皱眉头,却始终没有说话,从收到那封书信开始,主子就没有说过话了,就连稍早的时候决定的事情,似乎也搁浅了,因为,早过了预计的时间。

“海老,给风凌他们捎个信,我还要再留一段时间。”尊皇辉抬头望着海老。

“主子……!”怎么这样?风凌他们都已经准备好要实施计划了,这个时候变卦,那些人又要闹腾了吧!海老如是的想着。

“什么?”尊皇辉望着海老皱了皱眉头,然后转身去拿那已经微凉的茶杯,喝了一口,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风凌他们已经准备了很久了,如果……!”海老不愿意去想,风凌他们若是失望的话,又会如何的唠叨。

“怎么?我什么时候决定了事情,还要他们允许了?”尊皇辉说着冷哼了一声。

“主子,至少,我需要一个可以跟他们解释的理由。”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被追问成什么样子,毕竟,大家等着主子这个决定已经很多年了。

“理由是吗?理由就是北方要打仗了。”这个理由够了吗?尊皇辉抬头望着海老眯起眼睛,让海老听得一愣。

“要打仗了?”北方?这么说,是北方的洛夜之都开始入侵了吗?海老跟着皱起了眉头。如果是的话,这个王朝会变成什么样子?北方有了动作,南方的金陵古国呢?

“恩!”尊皇辉支着头,望着帐子外,那匆忙动作的士兵,以及刚才信上所通知的一切,战争,果然是哪里都不新鲜的,而一场战争的发生,竟然可以如此简单,那理由,从来就不缺的,而他,倒要看看,这个王朝的气数是不是要断了呢?

而那个跑到这里来的五皇子,收到消息的时候又会如何呢?那个大皇子啊!又会如何看待呢?还有那个朝廷里的人,又会如何去想呢?

这事情的结果,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怕是没有比他亲身去经历,更有意思的事情了。这样想着,尊皇辉勾起嘴角,轻轻的笑了。

海老望了尊皇辉一眼,知道事情已经被决定,于是转身走了出去,风凌他们的心愿,怕是要再等上一阵了,因为主子的心意,又改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