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二

小说:天使你就从了我吧作者:我爱流星雨更新时间:2018-12-12 19:11字数:1351111

薛少的公寓里。

“爸爸、妈妈,快起来了…………”。

一阵稚嫩的声音吵醒了我跟雪儿,雪儿含糊不清的低语,“喂,喊你呢,爸爸”,边说边紧搂着我,往我的怀里钻,并且捂上了被子。

我微笑的望着爱妻,支撑起了身体,揉着迷希的眼睛轻柔的开口,“好了,别摇爸爸、妈妈了,这么早起来干什么”。

儿子致远听话的靠在了床边,“我跟芷蕊阿姨约好了去逛游乐园,快起来了,快到时间了”。

“什么时候约的?我怎么不知道”,靠在床背上凝视着这一对乖巧的儿女。

致远自觉的打开了衣柜,边翻找着我的衣服边回答,“来德国之前约的,爸爸,今天穿这套西装好不好”?

看这孩子小小年纪,眼光倒是很独到,我依旧含笑的问话,“那配什么领带呢”?

致远又开始翻找领带,女儿小冰也参与了进来,跟哥哥致远争论着配什么领带合适,望着此翻情景,我朗朗的自语,“这么小就学会约女孩子,嗯,很有泡妞的潜力,跟他爸有的一拼”。

“你泡过妞吗”?雪儿撅着小嘴也坐了起来。

我微笑的紧搂着她,毫不遮掩自己的爱意,“当然泡过啊,要不怎么能把这么漂亮的老婆泡到手呢”。

“你除了泡我,还泡过谁呀”?

“有你一个就够了”,边说边亲吻了下雪儿的脸。

雪儿紧靠在我的怀里,望向了眼前,“致远,逛游乐园穿西装合适吗”?

致远望了望母亲又道,“那穿这个怎么样”?

雪儿点了点头,再次言语,“那妈妈该穿什么呢”?

小冰翻找着雪儿的衣服,高高的举过了双肩,“穿这个好不好?不知道薛叔叔今天会穿什么呢”?

“你们也把薛叔叔约出来了?什么时候约的”?

小冰嘻嘻的笑言,“也在出国前”,话语刚落,又跟致远争论着雪儿的衣着。

雪儿微翘起了眉头,“你们这俩孩子,背着父母做了不少事嘛,以后要提前告诉父母,知道吗”?

“恩”,儿子和女儿依旧笑嘻嘻的点头,看雪儿没有多的问话,这才又讨论起了衣服。

睡意未逝的雪儿望上了我,小声的言语,“我女儿也很有泡仔的潜质啊,真把我的花心传统发扬光大了”。

“花心”!放在被中的手细摸上了雪儿,“说,背着我又瞄上了哪个帅哥”?

“天天被你禁固,哪有时间瞄帅哥”。

“只准看我一个,否则我吃了你”,严重警告着,撒娇般的贴上了雪儿的肩膀。

一番争论之下,小冰再次举起了衣服,“妈妈,穿这个好不好”?

雪儿含笑的点着头,“恩,挺配的”。

“那快起来了”,儿女双双跳上了床,坐在我跟雪儿身边撒着娇。

雪儿严肃的问话,“鞋子呢?早饭呢”?

致远笑嘻嘻的举起了手,大声的嚷嚷,“爸爸、妈妈的鞋子,我已经擦好了”。

小冰也积极的附言,“早饭也做好了,起来了妈妈”。

雪儿淘气般的拉上了被子,表扬的说着,“恩,乖,再让我睡十分钟”,瞬间又把被子捂上了头,钻进被窝里紧抱上了我。

望着可爱的雪儿,我又招呼着这对儿女,一阵嬉笑打闹下电话响起,致远和小冰瞬间离床,跑到客厅去接电话。

我竖着耳朵听,是致远的声音,“恩,外婆,只买柠檬茶,还买什么?…………地址我记下了,还有呢”?

这时雪儿才探出了脑袋,酸溜溜的开口,“有了这两个小鬼,爸爸、妈妈都不跟我亲了”。

“呵,傻雪儿”,爱怜般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听着小冰的话语,想到了迦佑的父母,好象是像雪儿说的那样,他们跟儿女通电话的次数,是要比我和雪儿的次数多很多,这真是隔代亲。

再望上雪儿,轻声的言语,“要不要喊他们把电话拿进来”?

“不用了,让他们说吧”,雪儿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安然的靠向了我的肩膀。

我深知老婆不会为这点小事吃醋,有这么乖巧的儿女,我也觉得很欣慰,无限深情的望着雪儿,真感谢她给我生了一对这么好的儿女。

想着在德国办完正事便去新加坡,一个假期我又可以跟雪儿沉浸在二人世界中,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奸笑。

雪儿看着我爱怜的目光,暧昧的贴进了我的耳边,“在想什么?色老公”。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要不怎么叫我色老公”。

“你可别忘了,家里还有个小东西等着我们呢”。

“知道,不过也不防碍我们过二人世界呀,亲我一个”,边说边迫不及待的吻上了雪儿的唇。

真是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致远拉着薛少,小冰拉着芷蕊,四人手拉手的走在前方,不一会小冰便自觉的退到了一边,从右侧拉上了芷蕊,又不一会致远也退了下来,并以小孩的稚嫩,有预谋的将芷蕊的手交给了薛少。

我跟雪儿看在眼里明在心里,不由的暗笑,花花少爷的薛少这下总算收心了,这么认真的追一个女孩子还是第一次。

“这么小就会做媒,长大怎么得了”?忧郁的语调,遮掩不住雪儿欣喜的内心。

我理智的分析着,“芷蕊不错啊,跟薛少门当户对的,人品也过关,就是太害羞了,薛少要费番精神”,正宗的大家闺秀,有那个意思,却不敢有任何轻率之举,被我的儿女这么一撮合,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

再望上雪儿,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我更加紧搂上了她的腰,都怪我昨晚又需索无度,疼爱般的言语,“怎么这么没精神?要不要老公给你充下电”。

“要”。

深情的一吻,雪儿急忙推嚷着我,“不要这么缠绵,我会爆的”。

“要爆回家爆,干脆我们回家吧,反正我们也是多余的”。

“正经点,再怎么说我们也是陪客”。

我微笑的捂上了嘴角,再次望上了眼前。

薛少家中,客厅里。

小冰拿出了雪儿的唇彩,讨教般的询问着芷蕊,做母亲的雪儿自然明白其中的含义,跟芷蕊一起教着小冰~女生该具备的知识,致远也积极的参与,拿着唇彩坐到了薛少的腿上,像未经人事的小孩,淘气的要给薛少化装。

薛少这个大男人,有那意思却没那胆,似笑非笑的将矛头指向了我,“去给你爸爸化,你爸爸化我就化”。

……………………

阳台上,芷蕊娇笑的擦拭着薛少唇上的口红,薛少真情的告白,顺理成章的吻上了芷蕊的唇,我跟雪儿窃窃私语的,悄悄的站在门背后偷看。

大门处传来了致远的声音,“爸爸,披萨送来了”,边说边自觉的进厨房帮忙,厨房里虽有薛少的女佣在,致远和小冰很乐意打下手。

我跟雪儿这时才恢复了大人的模样,郑重的招呼着快乐的一家人吃晚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