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曾经沧海桑田,今生漫步红尘,

小说:极品猎艳人生作者:超级DT狂更新时间:2018-12-12 19:12字数:967221

这世上,我们每个人都是红尘俗子,食人间烟火,走尘世道路,但就是因为怀揣的心情不同,追求的目标不同,踏出的步点不同,所以导致旅途的剧情不同,生命的色彩不同,人生的意义不同。

随后后,专家们对小雨进行了紧张的恢复治疗,由于不能确定美辰的记忆和情感损失程度,为了让她保持稳定的情绪,所有人都被禁止擅自入内。由专家们视情况依次呼叫。赖斯恩医生跟李洛打了招呼,告诉她肯定是最后一个。

我独自走至庄园深处,拔通了木木的电话。

“洛,美辰姐姐怎么样了?”沐沐问。

“她醒了。”李洛答。

木木沉默了一下,随即电话里传来了轻轻的哭泣声,李洛没有劝慰她,知道她在为美辰而高兴和激动。沐沐止住了哭,轻声道:“你见到她了吗?”

“还没有。”

“那你……会回来吗?”

“会。等她情况稳定了,我马上回去。”李洛很平静,又感激道,“木木,这两年让你受苦了,回去后,我会用我全部的余生补偿你。”

“……嗯,我等你。”

挂断电话,李洛无力地坐在一旁的座椅上。雪后的苏格兰很美,阳光很刺眼,冷风吹拂着我的头发。对于很失落,自己的回答意味着要永远失去了一生中最钟爱的女人。人的一生中要做很多选择,但现在他纵有一千个选择,也不能不选择木木。

这个弱小的女孩儿,自从爱上不该的他,已经受了太多的不平与凄苦,也付出了太多了。

三天后,美辰已经能坐起来,说一些简单的语句。凌老头已经被唤进去按医生的指示一步步恢复美辰的记忆。赖斯恩医生兴奋地告诉李洛,美辰的意志力异常惊人,他保守地估计,这一疗程可能会在二十天内结束,而他只需再等最后的二十天、最多二十天,就可以拥抱她了。而有关两人间爱情记忆的疗程,可能会随着亲情的恢复,一经触动,全面恢复。

对于李洛却出奇的平静。淡淡一笑,再一次感谢了他的祝福和他对没辰的付出。

十天后,时间进入二零零六年,美辰已经可以在旁人的搀扶下到院子里走路,享受自由的阳光和生命的空气。李洛按柯威尔医生的吩咐避开了她,躲在屋子里远远地望着她。

苏醒后的美辰更加靓丽动人,两年的沉睡没有增加她的衰老,却让她更年轻了。她轻颦浅笑,欢喜无限地同簇拥她的家人们说着话,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象一个灿烂的公主。是的,她是一个公主,她应该拥有这样的生活。

十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赖斯恩医生热情地跑来通知李洛,说第二天可以和美辰见面了。力量平静地答应了;他再一次拥抱并祝福着,而这一切都让李洛平静地接受了。

赖斯恩医生走了,李落知道自己也该走了。

夜,一个很平静的深夜,很难得苏格兰有如此平静的夜晚。李落提出了那只装载小雨记忆的箱子,壁炉的火烧得正旺。

美辰的梦醒了,李洛知道自己的梦也该醒了,自己必须陪着夭夭过完我的余生,没的选择。李洛的病已经恢复,她已经是个健康的人了,是。自己可以荒唐,她不能,她应该拥有属于她自己的生活。既然如此,就让自己……在她的生命中消失吧!

李洛一张张地将美辰记述的爱情投入壁炉中,炉火烧得很灿烂,烧烤着他的脸,很热。苏格兰的最后一晚,凌没辰的爱情在燃烧,而李落的爱情,将会被埋藏。

天蒙蒙亮的时候,李洛拎着来时带的小包,悄悄地离开了。带着美辰的爱,一生一世的爱,走了。一个人,独自离去,在梦醒时分。

一米阳光,携一袖书卷,旖旎墙角的午后静谧;墨香四溢,弥漫在那轻啜的青瓷茉莉花茶里;

葱翠的绿萝攀沿尘香,止不住的幽长,却奈不住星光的璀璨,梦了一场。

信步来回走动,思绪藏不住忧伤,煦风擦肩,也只是瞬间的抬首。

一段心事,夜阑无惊;却在梦醒时分,痛楚寒衿。飘然若飞,魂归何栖,踏雪寻梅,不见梅开。我执着一季的泪眼,等待一季的花开,只是雪落处,不获花香阵阵,只闻寒意深深。自去经年,度日无数,不求悔过去,不求安来日,只愿静好于当下。昨日时光,来日岁月,今日年华,若能安好,便无所求。

时光如水,轻唱几许年华,当岁月成诗,红楼梦断处,数不尽的哀思缠扰。将一叠念想,洒落满地,绽放成花开模样,浅笔静开,泼墨纸张,青春的彼岸没有尽头,那些梦与痴,笑与泪,便于悄然中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我用左眼望尽世间的繁华,用右眼写尽所有的落寞。烟雨红尘,谁的双眸哀伤满布,谁的指尖又在淡走苍凉,谁的笔落处,千般情思,万缕柔情,只化作一念地老到天荒......

素年锦时,红尘无伤,我沿着时光的边缘,为求一季花开,为求一身温暖,为求一句温暖到落泪的感动。我愿为你执笔抒万千缱倦,秋水共长天。

“你不来,我安敢老去”,是要多深的感情和多么坚定的信念,才能说出这样深情的话语。你不来,我又怎么舍得一个人独自老去。只是等待太过漫长,时间的河流看不到尽头,我怕终有一天,我会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如果我离开了,请不要悲伤,因为在你看不到的世界里,我会悄无声息的离开。

春去,秋来;花开,心冷;剪月依旧,伊人不复。

岁月的泪滴凝成琥珀,容颜的刻痕凝成遗憾,换不回的青春,留不住曾经的美好。

纵使再娇贵的花儿,再耐寒的松柏,终有一天,会断层在书香的扉页。

那些飘香的过往,错失的相守,也只是记忆里一闪而过的余味。没有人再忆起,没有人再上演,只等三生石上的下一世再一次遇见。

一辈子,就这样,以为很长的路要走,以为很多的风景要看,待日出漫上云霄之际,恍若一个梦的伊始,才发觉原来漫漫人生路只有几步之遥。

一路的荆棘,一路的欢笑,只是午后闲聊的一抹笑靥。再回首,转换了时空,暗淡了湖光,独留一地的斑驳。

也许,我们都曾感慨,都不想空留惆怅,所以在征途中匆匆寻找,疲于奔命,想在人生的画册里勾勒最绚烂的色彩。待走到尽头时,才发觉想要拥有的完美永远都是残缺,想要的结局永远都近在咫尺。其实,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可定格的,每段红尘都要沾染阳光,每份情愫都要姻缘牵线,每个结局都是偶然中的必然。

所以,尘世如烟的我们,不必刻意强求悬在空中的楼阁,身边的每处风景都有你的气息,那如火如荼的美,依偎肩头,怜取眼前。

篱笆碎影,剪辑阳光的纤陌,透过云彩的光洒在指尖,稀稀落落。嘴角轻浮的酒窝荡漾的是雪山清潭,眉梢扬起的是不经意划落的星辰。轻翻手中书卷,帘卷清风的相逢,心底的那层怨愁消了踪迹,原来纠结于心的只是不曾明白。

太过在意,所以执念不休;太想完美,所以擦肩瞬息的美;太不懂得放下,所以一直纠缠;苦闷的是自己,后悔的也终究是自己。

也许,该走出自己种下的阴霾,拾起斑驳在地的阳光,在这样娴雅的绿萝树下悠然的静思。抑或背上行囊,踏上雪域迷城,追寻不敢涉足的奇遇。又抑或撑着油纸伞走上苏州的断桥,在江南水乡尽情的欢畅。这些都是信笺里暗藏的心事,该让他们行走在脚下。梦醒了,天际的霞光亮了整个地平线,潮水也涨了起来,心也跟着静了。

不曾想,自己原来可以不再忧伤,可以迎风微笑在阳光下,可以静静的走在人生途中。

放下,真的轻松很多;以前踟蹰韶华易逝,红颜白了青丝;却不曾想再多的担忧,也留不住岁月的倾泻不息,反而错失了沿途的美景。没有结局的结局就是最美的结局。

ps:还有最后一章,大结局了。会给大家一个完美的结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