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新的生活

小说:诸天尘寰作者:笑不还更新时间:2018-12-12 19:13字数:107913

两名公会长的对话并无人知晓其详细内容,龙与人类的体型虽然相差极大,但他们的实力地位和智慧都相差仿佛,两者密会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就已经达成了共识。

接下来的时间很是无聊,虽然底下的人忿忿不平,对李渊停一点好脸色都没有,两个美女都是一脸不爽。但毕竟公会长的命令已经下来了,她们总要听从。

据说安东完成了这次任务后序列将会前移一个,成为第一序列的首法师。虽然还是昏迷着,但两名女法师却不敢对他甩脸色。法律虽然严苛,可人终究不是机械,在拉尼卡这座巨大的城市里,总有些东西是超乎法律之上的。或许第一序列的首法师还可以纳入法律的管理,但尼米捷却是高悬在俄佐立的巨眼之上的。

卫兵们用几乎算是恭敬的礼节将安东送出了俄佐立参议院,顺带着李渊停也被放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炎灵随口一提,还是大仲裁者示好。

巨龙和他们当然不是一起走的,或许是传送术或许是直接飞,但当两人第二次走出这里,外面还是群聚了大批伊捷的法师,他们架起豪华的黄金马车,前来迎接新任的第一首法师。

安东还受着伤,勉强进入车内,就挥手把李渊停也召了进去。周围的人都纷纷艳羡,知道这次站队,这个新人可谓是一飞冲天。

谁说科学家不懂政治?不懂政治的科学家从来活不长久。

安东疲倦地抬着头,低沉道:“底密尔这次吃了大亏,如非必要,这段日子里尽量少出去,你就好好待在尼米斯。我答应给你留的实验材料拿出来,这几个月,你就先自己看看。”

不出去?李渊停也不想出去啊,可第二个主线任务迫在眉睫,一直都没有时间去查探消息,现在好不容易在拉尼卡有了立足之地,一应事务也算暂时解决。现在不出去,什么时候去做任务。|

如果主线任务二完不成,倒是没什么直接抹杀的惩罚,可把你永远封锁在这个卡牌世界。这岂不是比直接抹杀更加恐怖。

如果是一年前,待在这儿也就罢了,毕竟穿哪儿不是穿,世界层次低一点就低一点,毕竟已经有了光明未来。可现在不同,书宗覆灭之仇暂且不算,那些和他相熟的小孩子们现在也不知道境况如何,怎么能被困在这样一个轮回世界里呢!

他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安东充满血丝的双眼,坚定地说:“导师,我可以研究材料,但有些事不是躲就能躲得掉的。温室里的花朵永远经不起严寒,就算我在尼米斯学会了一万个法术,就算我法力积蓄到了无比庞大,可若是没有任何战斗经验,一旦走出尼米斯,也会像您一样步步受挫的。到时候不也一样会被底密尔抓住机会么?”

安东并没有忽视弟子的意见,虽然有些不置可否,先躲避一下总是无伤大雅无可厚非,但想到李渊停旅法师的身份,安东决定还是给他自由。

旅法师身边总是充满了艰难险阻,就算躲过了这次的危险,还有更多的危险在等着他们。如果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时空穿梭,危险还会变得更多。

第二日,休息了一整天的李渊停便直接领取了任务,赶去了析米克联合。

这倒不是他觉得析米克联合会对半个月后的十会盟节庆有什么影响。蓝绿公会一向是关起家门来做自己的事儿,我好好地做我的生体实验,研究一下拉尼卡人类的进化发现,从来不和外界的阴谋诡计扯得上关系。

他这一趟其实是补得前几天的。第一次安东和李渊停去试图敲钟的时候,当时他们以为监视者是来自伊捷公会内部,所以先让李渊停接了外出的任务掩人耳目,虽然任务是前往析米克联合送一下“实验材料”,但李渊停却是找了个地方隐身跟在了安东身后。

由于这只是一个来自析米克的私人委托任务,所以就算这几天李渊停没有去做也没有受到惩罚,还是挂在他的名字底下,等着他去完成。

……

李渊停带着几只哥布林推着几辆吱呀吱呀响个不停的车走到了尼米斯附近的货行,他拿了一季诺包了一只克瓦兽,又一起把这几辆小车上的货都装到了克瓦兽背上。

这是一堆生物,一半是爆炸实验中剩下来的残缺小鼠,一半是奄奄一息给伊捷打了一辈子工的哥布林。小白鼠是实验材料,这李渊停有心理准备。可当他去领任务物品时,看到值班的一个哥布林从仓库里推出一车或残或老的哥布林的时候,他的价值观还是略微受到了些冲击。

李渊停一开始不知道析米克的人为啥找伊捷的人订实验材料,当他看到这些哥布林的时候他明白了,残疾的哥布林已经失去了他们的价值,亟待处理,但如果让法师用这些自家的哥布林做实验,还是会有人于心不忍。

所以他们就选择了出售这些给自己服务了大半辈子的智慧生物。

无情又友善,残酷又温情,豁达又吝啬,疯狂又冷静,这就是伊捷的法师,他们不是伪善地去做这些,他们也不在乎旁人乃至自家的仆从怎么看怎么想。他们只是顺从自己的心意,他们做出的选择,就如同水花遇上火焰,蒸汽何去何从,全在一心之间。

当李渊停驾着克瓦兽慢悠悠地走在市集上的时候,他心中如是想到。

……“怎么样,雅儿,你爹的这家店就当作学费。我包你吃穿住,你当上五六年学徒就可以出师了,虽然你的天分差点,但如果努力一点还是能自己过得下去的。实在不行,留在我家的店里做一个帮工也行。”

药剂师一脸慈祥,眼前的小女孩,或许不应该说是小女孩了,十四岁的雅儿似乎提前发育了,娇美的身体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

她清脆的声音响起,“不劳爷爷费心了,我家的菜店解禁以后我可以自己开下去的。起货,整理,卖菜,这些我一直都在做,没问题的。”

“呵呵。是嘛……”药剂师尴尬地笑笑,似乎没想到这小女孩会不接受自己的好意。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