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田蜜逃婚记

小说:侦情档案二作者:莫伊莱更新时间:2018-12-12 20:04字数:1190130

都说待嫁女子的心,总是被蜜水泡着一样,甜滋滋的,充满了喜悦和期待,梦想着一个浪漫的婚礼,让自己在那个特别的日子好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一样,。

可是我们的田蜜却有着不大一样的心情。

经历了那险象环生的一幕,田蜜才意识到,她对陆向东的感情已经远比自己以为的要更深,几乎快要失去他的恐惧感好像一只寄生在她体内的豹子,想要把她撕裂开来。当她挂满泪痕的在陆向东病床前,听到他那番出乎自己意料,不够甜言蜜语,却比任何甜言蜜语都更撼动人心的表白和求婚时,她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即便答应下来。

可是,在答应了陆向东的求婚之后,这种羞涩和甜蜜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就被陆向东亲手给打破了。

在她和田妈妈的轮番照料之下,陆向东的枪伤恢复的很快,陆母经过了这件事之后,似乎也吸取了教训,给陆向东留了一封长信,具体写了一些什么田蜜不知道,她只知道陆向东看完之后,眉头松开了许多,脸上仍旧只是淡漠的样子,隐约的却可以瞧出一些欣慰来。

陆母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不会再联系他们,也不会再向陆向东开口要钱。这是陆向东告诉田蜜的结果,不过田蜜猜测,陆母应该说了不少忏悔的话,不然,陆向东也不会有那种如释重负的模样。

休养了一段时间之后,陆向东终于能够下床活动了,田蜜一有空就到医院来陪陪他,扶着他到院子里散散步。

“你说,我们这个样子,像不像是老两口?五十年之后。咱俩也是这个样儿吧!”

这天,田蜜扶着陆向东在院子里活动,陆向东腰上有伤,。不敢走的太快,怕扯到伤口,只能慢慢的移动。田蜜挽着他的胳膊,也跟着小步小步的挪动。她看着两个人面前投下的影子,忽然之间有感而发。

陆向东听了她的话,会心的一笑,示意田蜜扶自己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一会儿。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天你向我求婚,我没同意,你会怎么办?”田蜜坐在长椅上。靠在陆向东身旁,这种近乎于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她格外珍惜,想想当天陆向东的那一番话,心里又涌出一股蜜糖一样的甜。

物以稀为贵,一个几乎从来不懂得甜言蜜语的男人,忽然之间说出那么感人肺腑的话,效果比任何的山盟海誓都更加动人,更何况陆向东过去的确从来都置生死于度外,把这些看得很淡。这也让他的话更添几分真实性。

本以为陆向东会说几句锦上添花的话,让自己原本就甜滋滋的心情变得更加美好,没想到她这一次却真的算是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

“你根本就不可能拒绝我。”陆向东胸有成竹的回答。

“为什么?你凭什么就一口咬定我绝对不会拒绝你?”田蜜不服气。

“因为你太滥好人了!别说我确定你不会拒绝嫁给我这么好的提议,就算我吃准。放在平时好端端的时候,或许你还会刁难我一下,可是在那个时候,你看我的眼神都让我确定,以你的个性,你是绝对不舍得也不忍心拒绝我的。”陆向东狡黠的一笑,半真半假的说,“其实求婚是早晚的事,我只不过是找了一个最十拿九稳的时机罢了。”

至此,田蜜心中就算是结下了一个小疙瘩,她经常会感到不甘心,觉得自己就这么被陆向东吃得死死的,一举一动都跑不出他的意料,这种境况真的是太让人抓狂了。

人家嘉逸姐和师兄在一起,对师兄的个性摸得透透的,让人感觉那么的冰雪聪明,秀外慧中,反观自己,尽管很努力的去观察和猜测,对陆向东的心思永远只能猜到那么一丁点儿,自己在他的眼中却好像是一尊冰雕一样,一眼到底,透明到了极点,。

同样都是恋爱中的女人,自己真的是糗透了,就连求婚,都被人算计了一个彻底。

田蜜也曾经忍不住去和哥哥抱怨,换来了田阳的一番打趣。

“你呀,就放弃挣扎吧,你和人家陆向东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的!你这个傻妞能误打误撞找到这样的男朋友,就已经可以偷笑了!”田阳毫不留情的揭她的短。

就连田妈妈,在终于敞开心扉接纳了陆向东这个准女婿之后,对于田蜜的这种牢骚,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同情和理解,反而落井下石的笑她:“自作孽,不可活。男朋友是你自己挑的,我可不同情你!”

于是,她的不甘慢慢的在心里发酵,胀大,终于,田蜜决定,在两个人结婚之前,她一定要做出点什么让自己扬眉吐气的事情来。

田蜜开始在心里瞧瞧的策划,终于,她有了一个绝妙的注意。

终于,在转年的夏天,经过了一番准备之后,陆向东终于披挂上阵,带着他的伴郎团成员们,来到田蜜家楼下,等着迎娶他心爱的姑娘。

几分钟之后,他便得到了一个消息——田蜜留书离家,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田妈妈又急又气,把田蜜指名留给陆向东的那封信交到陆向东手里:“这孩子真是胡闹!大喜的日子,一早起来就看不到她人,连礼服也带走了!”

陆向东一愣,难得的露出一丝诧异,他连忙拆开手中的信封,拿出里面薄薄的那张小纸条。

“因为不甘心一辈子都被你吃的死死的,所以我要把握住最后反击的机会,你要努力的试图找到我,如果成功找到了,那么婚礼延期,如果你费尽心机也没有办法找到我躲在哪里,那么恭喜我也恭喜你,恭喜我终于赢了你一回,恭喜你可以如期当新郎官儿了,!ps。别想找都没找就假装找不到,我会知道你的行踪。”

陆向东看完这封信,只觉得哭笑不得。看看田阳,田阳爱莫能助的两手一摊:“准妹夫,这次我可真帮不了你!我也不知道她跑去哪里了!”

陆向东的目光从在场所有人的脸上逐个滑过。所有人都是一副愕然或者茫然的表情,然后,他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无奈的耸着肩,摇摇头。对伴郎团的几位男士说:“走吧,麻烦你们要跟我出去磨磨脚底了。”

另外一面,田蜜一个人正百无聊赖的发着呆,看着窗外天上慢慢飘过的云,脑子里盘算着现在这个时候,陆向东到底会在哪里焦急的寻找自己。

一想到陆向东好像无头苍蝇一样的到处找自己,田蜜就忍不住抿着嘴笑了出来。两个人在一起也这么久了,陆向东总是那个沉着冷静,一切尽在掌握的角色,现在终于也轮到自己给他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了!

虽然是这么说,,可是田蜜此刻的心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愉悦舒畅,反而有一种自己也说不清的纠结和担心。

她既希望陆向东找不到自己,这样一来自己就终于可以扳回一局,另一方面,她又怕这个家伙又犯了一根筋的毛病。不知道要一个人东跑跑西找找,把时间浪费到什么时候。

陆向东的个性本来就不好热闹,田蜜也讨厌繁琐的婚礼流程,所以他们早就达成了一致。简单的典礼,参加的成员只有自己家的亲人和公安局平日里就比较熟悉亲密的朋友,所以她倒不担心因为自己的这个小计划,把什么重要的贵宾给晾在一边,不过到底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的事儿,田蜜也不希望自己颠覆传统,做个黄昏新娘,否则她一定会被田妈妈念到耳朵都生出老茧。

叮——叮——,。

一直被握在手里的电话传来短信的铃声,田蜜连忙抓起手机,上面一行小字:在j学院,还没有头绪。

田蜜噗嗤一声笑出来,嘟囔一句:“这个呆瓜!”

得到了“线人”的消息,田蜜渐渐开始品尝到了胜利的滋味,方才的忐忑也被这种恶作剧得逞般乐趣冲淡了不少,接下来的等待时间里,每个一会儿,她就会收到“线人”发来的最新进度,告诉她陆向东目前正在哪里焦急的寻找着她,以及没扑空一次,陆向东的焦急又增加了几分。

从短信的内容上来看,陆向东似乎很执着的希望能够找到田蜜,并且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得到她,说什么也不肯放弃认输,这样的信息,让田蜜更加盼望着自己胜利时刻的到来,与此同时,门外有任何的响动传来,她都会吓一跳,蹑手蹑脚的跑去观望。

终于,等待的时间越长,那种乐趣就反而越淡,田蜜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心中暗暗埋怨陆向东既找不到自己,又不肯服输,实在是太让人气愤,并且忍不住拿起手机,主动向“线人”询问起进度来。

失去乐趣之后的等待,就变得漫长起来,感觉好像过去了半个世纪一样,田蜜终于收到了陆向东发来的短信。

“回来吧,或者告诉我你在哪里,我找不到你,放弃认输了。”

这条短信田蜜看了好几遍,心里感到十分痛快,这么久以来心里的那个小疙瘩也解开了,她喜滋滋的拿上装着自己礼服的包,轻快的走到门边,扭动门把手,推开门。

下一秒钟,她就彻底呆住了,还没等回过神来,就被门外似笑非笑看着她的男人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田蜜呆呆的在陆向东怀里眨巴眨巴眼睛,怎么都想不到,刚刚发信息来认输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门外,。

“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好半天了,”陆向东捏了捏田蜜的脸蛋儿。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田蜜惊讶的问。

陆向东瞥一眼在他身后讪笑的程峰:“我只是分析了一下,既然你能知道我的一举一动,说明我身边一定有能给你通风报信的人,起初我以为是田阳,后来考虑到不对,因为他的身份太过于明显,太容易被我猜到。这个人一定是在我身边,但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骨子里头把自己当成是娘家人的那么一个角色。所以我就想到了老婆是你闺蜜的程峰。”

“师兄!你叛变了!”田蜜顿时明白了,之前自己接到的程峰发来的信息,多半都是陆向东要求他发的烟雾弹。

“他是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才叛变的,表现已经不错了。”陆向东在这种时候还是比较讲义气的,没有陷程峰于不义,“我猜到他会给你通风报信,那你的藏身之处他当然会知情,你一大早天不亮就逃跑,总不可能一个人在街上晃荡,那最可能去,也最可能留的,自然就是他的家。”

“我输了,这样都能被你找到!”虽然田蜜当初说如果自己被找到,就要延长婚期,可是那也只是说说,事到如今,她也只有无可奈何的认命了。

陆向东摇摇头,给了田蜜一个大大的拥抱:“不,你赢了,赢得很彻底。我能够清楚你的每一个想法,不是因为我比你聪明,而是因为,你的心在我的心里,你的人在我的脑子里。”

田蜜伏在陆向东怀里,羞红了脸,咬着嘴唇无声的傻笑,半天才小声对陆向东说:“快点走吧,我可不想做个下午才出嫁的新娘!”

【至此,侦情档案二就彻底完本了,感谢大家的支持,请继续支持小莫的新书,侦情档案系列第三部《深度罪恶》!】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