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第46章学习

小说:皇上,娘娘要翻墙作者:沫小狸丶更新时间:2018-12-09 23:39字数:471141

    墨红色的旗帜在风中飘扬,那一个偌大的“熙”字醒目而耀眼,千军万马,铁骑铮铮,过不多时,只听远处一声金鼓擂动,鼓声威严动如雷鸣,滚滚响彻四方。随着金鼓隆隆,一道低沉的号角声仿佛自天边响起,城门缓缓开启。 

  一时间满城的喧闹像是突然被抹掉,整个帝都蓦然安静,陷入一片肃穆之中。 

  万众翘首,遥望一方。 

  随着威沉的铁蹄声,脚下大地隐隐震颤,城门处如同错觉般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玄色铁潮,随之席卷而来的气势使这深秋高远的天地骤然变得肃杀,四合之下寒意遍布,威慑八方。 

  城楼上,花祭夜看向一旁的公钰瑾,郑重道:“熙夜的安宁与繁荣便交与你了,这一次号角的吹响,便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公钰瑾轻笑,侧首看他:“虽说没那么容易结束,不过也是时间问题,你不是早已把握好一切了?” 

  身旁的人也扯出一抹笑容来,那清冷却妖娆无比的笑靥中夹杂着直逼人撇开眼的自信:“若快,三两年便可结束,毕竟出月与熙月的各方面要比陌、风二朝来得强。” 

  “那便是了。放心去吧,待你凯旋之日见到的必是安定繁荣之象,至于缌儿……有旻皇夫妇在,大可不必担忧。” 

  花祭夜无言,抬首望了望晴空如洗的蓝天,空中仿佛出现了夜缃缌那张扬却又欠扁的笑容,让他每每无可奈何间又是爱不释手。 

  “嘛,我们也该出发了,阿夜,走罢。”一身戎装笔挺的终珩月在一旁提醒道。 

  他颉首,转身下了城楼。 

  很快,立于末端的战士突然同时向两旁分开。 

  一骑白色战马裂阵而出,马上之人战甲佩剑,飞骑前驰,白袍胜雪,披风高扬肆虐风中,所到之处军阵一一中分,如同夺目寒光将玄甲铁骑一划为二。 

  其人在前,身后立刻有有战士策马相随,填补分裂的空隙。整个军阵随之推进,缓缓风云涌动,移宫换位,变幻成为一个完整的四方阵形。 

  阵前,两名领军大将双骑微分,那人勒马当中,抬手,身后玄甲铁骑迅肃整军容。 

  随着那人右手轻挥,高处只见数列玄色齐齐变动,战甲声锐,铿锵如一,所有战士几乎在同一瞬间翻身下马,行军礼,振声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这一声自数千铁血战士口中同时喝出,真正震天动地,九城失色。 

  而他,凌洌孤峻,傲然马上,睥睨天下,风神绝世。 

  薄唇轻启,清冽的声音清晰的响起:“出发——” 

  一声令下,号角声又起,冗长而嘹亮,穿破整个云霄。 

  数万将士缓慢驶出城外,身后跟着自发追随的百姓们,然而当他们出了城门,见到候在城门外的将士们,真真震惊了。 

  一望而去,那一抹银色是沉重的色彩里最为亮眼的一道风景线,其次便是玄色军甲,再是无数个望不到尽头的红色身影。 

  这便是富饶的熙月麾下的百万雄师! 

  人数多到数不清,但前行速度却让人叹为观止,不多时,再望去时,已剩下寥寥残影。 

  公钰瑾站在城楼上良久,后轻声自语道:“吾愿。此番君去,必将大获全胜。” 

  与此同时,夜缃缌在所有皇宫成员的小心保护下,迟缓的爬上了城楼,手中紧攥着‘相思’,看着下方整装待发的太子老哥,那人温柔的眉眼便浮上心头。 

  阿夜,这个时候的你,是不是也已经准备出发了? 

  我好想你。 

  看着太子老哥头也不回的出了城门,漂亮娘亲在一旁嘟囔:“臭小子,都要离家了,也不回头看一眼他的家人,没良心!” 

  夜缃缌笑了笑,未语。 

  倒是一旁的络贵妃见着她眉间的愁绪,出声问道:“缌儿,可是想小皇帝了?” 

  夜缃缌也不遮掩,大方的回道:“嗯,我很想他。” 

  雪贵妃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口气:“他怕是没那么快回来,虽说风、陌二朝没有我们实力雄厚,可也是不可小觑的,最快,大抵也要三年之久。” 

  入夜。 

  丝星将熏香点上,月牙儿收拾好碗盅,回头见着刚用完夜宵的夜缃缌开始奋笔疾书,关怀道:“娘娘,先去休息吧,时候不早了。” 

  “是啊,娘娘您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还有孩子呢,别写了,明天再来也不急呐。”丝星走到文案前,担心的看着夜缃缌,不远处的被雪和榭缌两个丫头也是一脸担忧。 

  她抬头冲着四人笑了笑,道:“别急,我很快就写完了,再等一会。” 

  “哎呦我的小祖宗,您还是快点去睡吧,还有几个月孩子就要生了,您就不能安生点么?” 

  夜缃缌没了脾气,苦笑着放下笔,连连道:“睡睡睡!小的睡还不成么?你们也都去休息吧。” 

  四个丫头不依,硬是要看着夜缃缌躺下才肯罢休。 

  就是这样纠结的情绪,加上孩子在肚子里总是闹腾,她愣是睁着那双又大又漂亮的眼睛一夜未眠。 

  第二日,四个丫头想着昨夜夜缃缌没有休息好,便迟些来唤人,可掀开薄纱却发现睡在床上的人影不见了。 

  “娘娘呢?!娘娘怎么不见了?” 

  “快去找找!” 

  “好!” 

  “好!” 

  于是,相思宫里的宫人四处寻找着夜缃缌,这边一个大声喊着:“娘娘,别玩了,快出来——” 

  这边一个喊着:“娘娘,奴婢很担心您,别躲着奴婢们好不好?” 

  那边一个大声唤着:“娘娘,你再不出来,以后我就天天做你不爱吃的东西!” 

  那边一个唤着:“娘娘,您快出来啊……” 

  …… 

  无数个这边喊那边唤,却始终不能让消失的那个人出现,相思宫所有的宫人们开始着急了,月牙儿忙拉着丝星找到夜旻。 

  这一下,全皇宫出动,开始四处寻找着不见了的夜缃缌。 

  然而罪魁祸首此时正安稳的坐在皇宫内的藏书阁里,桌前放着许多兵书,不仅如此,看到一些熟悉的内容之后,脑海里便想起一些东西,连忙记载下来,生怕过一会儿便忘记了。 

  她忙的忘乎所以,不断的在自己的脑海里灌输着知识,发现这里许多讲到的地方可以更完好的改善,更是开心不已。 

  夜缃缌很聪明,学得也快,很快就可以举一反三。 

  就在她吹着未干的墨迹时,藏书阁的门被人推开,门边一群人在喘着粗气,她抬头,有些不解道:“大家,这是怎么了?” 

  还不等宫人们说话,自家老爹娘亲两个姨娘都出现了。 

  皇帝老爹黑着脸:“一个人跑到藏书阁这么远的地方,也不和宫人们打声招呼,不知道父皇会担心的么?” 

  漂亮娘亲皱着眉头:“缌儿,你要来这里,好歹也带上丝星和月牙儿她们,万一有什么事呢?” 

  络贵妃也是不开心的模样:“作为你母妃的我很生气,你这个丫头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要让大家担心呢!” 

  雪贵妃面无表情:“从今以后,你身边没有四个人跟着,再也不许乱跑。” 

  夜缃缌摸了摸鼻子,连忙赔笑:“我这不是忘记了么,一时着急就没和大家说,先赶来这里了。我保证!下一次绝对不会这样了!” 

  “下一次下一次,你现在说的好听,等到下一次,指不定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夜缃缌起身,将自己写的东西整理好,蹭到生气的皇帝老爹面前:“绝对不会了!老爹娘亲们你们就放心吧!我说到做到!” 

  众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小妮子,就是有让人头疼却无奈的能力。 

  夜旻将目光下移,见到她手上的那一沓纸,忽然道:“这是什么?” 

  “唔,兵书笔记。”夜缃缌答道。 

  “给父皇看看。” 

  “诶?我这些只是笔记,还在学习中,没什么好看的……” 

  “嗯,你给父皇看了,父皇也好告诉你,哪些值得纠正的,毕竟兵书是死的。” 

  夜缃缌想了想,觉得老爹说的对,也就拿了出去。 

  谁知道夜旻刚看了几眼,眼中便闪现着精光,夜缃缌一直小心观察着老爹的模样,见他有这样大的情绪波动,不免有些担心:“老爹,是不是有问题?” 

  “不,不,不。”夜旻连道三个‘不’字,随后道:“极好,极好。就是我这个戎马半生的人都不免惊奇,缌儿,你所提到的这些,许多都可以给敌人来个迎头一击,并且与兵书里的也大相庭径。我相信,你这些若是拿给阿夜,必定可以给他强有力的帮助!” 

  夜缃缌被人这样夸着,也有些不好意思:“老爹,我才刚学,这些还不是很完美,而且您再这样夸我,我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她的话一出,满室的笑意。 

  夜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道:“以后就到父皇这里来,我来教你。不过,再也不许像今日这样了,而且你得答应父皇,必须合理安排好休息时间。” 

  “是!” 

  夜缃缌开心了。 

  阿夜,我总算,可以为你做点什么了。 

  有关战争的我很无能,所以最近也就一直没更,我努力的学习怎么写好战争部分,还有,很抱歉,我又无耻的断更了那么多天tat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