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小说:(重生)盗墓囧途作者:青青果林更新时间:2018-12-12 19:13字数:421688

一三九章海斋散记

“九龙缚尸阵……我有听说过,是真的。”

周清尧和关北海都大吃一惊,想不到秦翊龙竟然知道九龙缚尸阵。关北海忙问道,“老师从何得知,”

虽然关北海并未将怀疑之色放在脸上,但做学术之人最重论据,秦老德高望重,关北海相信他不会信口开河。

秦翊龙把茶杯搁好,道,“是从《海斋散录》上看来的。”

“《海斋散录》是什么,我从未听闻过。”关北海紧蹙眉头,考古学科曾有许多无法证实是否可信的资料,在研究时都尽量避免引用,关北海于专业领域也算是博览群书,却从未听闻这本资料的存在。

“你不知道,也正常。它是私册。”

私册多半是不曾印成书,流传范围很小的册子,有许多甚至是家传手抄,仅有孤本。这种资料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在学术领域一直是个很有争议的话题。有人认为只要能证明私册主人足够客观地进行记录,那么私册就是难能可贵的第一手资料,但反对方认为,要论证私册主人记录的客观性,是不可能的事。既然是私册,谁又能保证不带上主观的偏见?所以关北海一听《海斋散录》是私册,眉头就皱了起来。

秦老了然道:

“北海,我知道,你觉得私册不可尽信。我也是如此想的。但既然它有关于九龙缚尸阵的记载,姑且可以参考一下。况且该私册的主人,已经证实——是雷金玉。他一生荣宠,位高权重,却低调谨慎,写下的东西,还是颇有分量。”

“雷金玉?样式雷家族的第一任宫廷建筑师,替康熙翻修故宫的那位?”关北海道:“居然是他?”关北海想起了在二爷家看见的,样式雷家族的故宫设计图,上面写着不合实际的“壹万”房间数目。没想到雷金玉不仅身负图纸的秘密,还和九龙缚尸阵扯上了关系。

“不错,你稍等,我这便给你看。”

“莫非这孤本如今在老师手上?”

“孤本存在故宫档案馆里,我以前偶尔翻到,觉得有价值,就叫人扫描进资料库里,登6上去就能看。”

秦老说罢便打开电脑,进入了档案馆的内部系统。他虽已退休,但作为前任故宫馆长,权限一直都在。

关北海和周清尧凑过来同看。

《海斋散录》是雷金玉的杂记,内容很多,也很零碎。从朝堂轶闻,建筑心得,到街坊巷语,家长里短,简直是本大杂烩。而且又是繁体竖行手写,看起来十分费劲。周清尧心里不由得咂舌,当初秦老能啃下这么一本不知有何作用的资料,做学问的毅力真是让人佩服。

《海斋散录》里明确提到九龙缚尸阵的记载只有三句:“二十五年初八,九龙阵成,淹,引血入。”“二十五年花朝,帝宴请活佛,作法封九龙缚尸阵。”“二十六年春,令除起居注内九龙缚尸阵兹记载,违祖制未成。”

周清尧看得两眼发直:“什么玩意?”

“这三句话分别讲的意思是:康熙二十五年初八,九龙阵法建成了,用什么东西淹了阵,把血灌进去。康熙二十五年,三月的花朝节,康熙宴请活佛,这里的活佛应该是西藏j□j五世,并请j□j作法封住了九龙缚尸阵。而在第二年的春天,康熙下令,将起居注内关于九龙缚尸阵的资料全部抹去,却因为祖上有不得擅改起居注的规定,最终作罢。”秦老给他们解释。

“这也意味着,康熙年间的起居注内仍有九龙缚尸阵的线索?”关北海忽然神色严肃,问:“起居注有扫进电子资料库吗?。”

“起居注有几百卷,没能扫进去。”

“那就真没了。”

这回轮到秦老疑惑了:“何意?”

“如果我料想不错,前段时间故宫档案馆失窃,是闯故宫的同一伙人干的——他们摸走了几百份清档,估计就把记载得有九龙缚尸阵的资料,给偷走了。”秦老眉头紧蹙,眼神凝重。

周清尧道:“秦老师,我们现在心急也没用,反正他们还被困在故宫里,只要破解了九龙缚尸阵,也能顺手把他们一网打尽。”

“对啊,老师,故宫围得跟个铜墙铁壁似的,谅他们也跑不出。说起这三句话……虽没头没脑的,但至少告知了建造法阵的时间。而且从提到请j□j封印来看,这九龙缚尸阵要么不太稳,要么很邪门。而康熙要抹去资料的举动更奇怪了,老师,你怎么看?”

秦老在电脑上翻阅着扫描件,道:“这三句话并不是全部信息。有些线索隐藏在上下文里。你看看这个。”

周清尧艰难地辨认着雷金玉的行草书法:“去岁冬至,莫玄昇言:设阵时日良久,开弓无回头,逆天行事,下场唯有挫骨扬灰,然君子重诺,言出必践。今年此日,思吾友无处归葬,万劫难赎,不由长泪满襟……

行草写到此全糊了,像是被水沾过,后面两行黑黝黝的字看不清。

“莫玄昇……是谁?”周清尧只能大概看懂,这个人貌似是雷金玉的朋友,说了一堆不祥的话,后来就死了,过了一年,雷金玉想到他死得惨,都哭了,还把杂记给弄花了。

“‘设阵时日良久’?难道这个莫玄昇,就是设下九龙缚尸阵之人?”关北海疑道:“什么叫‘逆天行事’?”说罢别有深意地瞥了一眼周清尧。

周清尧记得二爷说过,九龙缚尸阵是暗金门的祖师爷,为了替大清转国运,消灭明朝的旧龙,在康熙的协助下,于故宫内布成。难道这个莫玄昇就是暗金门的祖师爷的俗家名字?他和雷金玉是好朋友?逆天行事,指的是转国运?

秦老继续往前翻:“现在还不可解,然而雷金玉提及过这人好几次,我们先看完再说。最早的一次应该是……这里,看,康熙十八年。”

雷金玉那时用的是规整的小楷:“京城风物新鲜,人杰地灵。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吾自负偃造、匠作技艺双绝,却输于莫公子良多,心中无怨,只有叹服。”

翻了几页,又有:“莫兄容华风流,却不近女色,洁身自好至此,堪为君子楷模。莫兄如今虽无入仕之意,但少年扬名,想来前途无量。吾要更努力躬身自省,冀图上进。”

关北海挑眉道:“莫公子,莫兄,都是那个莫玄昇罢。看来他是个杰出的建筑高才,连以匠造术流传百年的“样式雷”之祖雷金玉,都要奉他为圭臬。”

周清尧心里暗暗确定了那就是暗金门的祖师爷。如果二爷他们的信息是真的,祖师爷为了阻止反噬,陷落在阵中,几百年来半死不活,那可真够造孽的。

秦老还在翻页,雷金玉的楷书变成了行书:“今日奉上谕重修太和殿。吾向莫玄昇讨教,所获良多。然一事吾不解,莫玄昇是当世匠作名家,胜过吾良多。但他丝毫没有入仕之意。今日,吾斗胆向陛下推荐莫公子,陛下却说他已见过,的确是不出世之才,然而陛下脸色阴郁,像是抱憾。后问莫玄昇是如何面圣,莫兄大笑,曰:彼乃圣天子?吾竟毫不知情,所交无非棋、酒、诗、梦耳!”

关北海失笑道:“这姓莫的可真有意思。见了康熙也不知道是皇帝,所以康熙才会脸色阴郁吧。不过如果他和康熙攀上了交情,之后康熙找他修九龙缚尸阵就说得通了。”

秦老又翻到一处,却十分靠后,雷金玉的字体已经从行草变成了完全的草书。“莫兄五年忌日,吾携一壶淡酒,以天为碑,以地为烛,只愿斯人得安。年年今日,圣上休朝,吾才得抽身祭拜。昔日圣上追念莫兄,伏案当哭,泪倾如雨……不知具否,如若当真,【看不清】……古人云: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莫兄一诺如山,死国社稷,无怪天子同悲。”

秦老翻完:“得到的信息就这些。”

“如此说来,总结一下。”关北海顿道:“虽然这是一本私册,但的确是目前唯一可以查阅到记载了九龙缚尸阵线索的资料。这里面提到的莫玄昇,是个年轻有为,技术高超的建筑师,却因为某些原因不愿入仕。他冒死建了九龙缚尸阵,无论是君主康熙,还是臣子雷金玉,对他都是十分追念。至于九龙缚尸阵的作用,无论是所谓的‘逆天行事’,还是之后康熙请j□j喇嘛封印,试图销毁起居注里记载的举动来看,这个东西,很凶邪。”

正这时,关北海接到了电话。

“喂,队长啊,对,我在秦老师这儿呐,马上就和他一起过去,嗯,什么?”

关北海听到保安队长在电话里的声音十分焦急,果然出了事。

“故宫的御园井——从里面被人炸了!”

秦翊龙赶紧换好衣服,跟他们一起去故宫。

南长街就在紫禁城边,徒步十分钟就能到。老人提起精神,路上给几个馆长都打了电话,他们听说老馆长会出面做主,都大大地松了口气。

“大疱井里的水干了。珍妃井下面有毒把警卫弄死了,御园井在故宫北面的御花园中,其上常年以巨石镇压,居然会被炸了。那些人真是丧心病狂,到底要怎样?”

等到了故宫,来不及过多寒暄,前来迎接的警卫们就把秦翊龙和关北海他们一行人,引到了坤宁宫后的御花园中。

被炸的御园井上的巨石裂开,仍然堵着井口,看不清下方的情况。旁边还有个流觞亭,亭中的流道上,淌着红色的液体。

“这是……血?从哪儿来的?”

周清尧吃惊地发现,御园井四分五裂的石头下面,渗透出了血迹,还在逐渐向外扩散。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