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你和你的无名指(大结局)

小说:原谅你和你的无名指作者:龛焰犹青更新时间:2019-01-17 07:46字数:305457

因为之前搬去和姚丞昊同居的时候,亦绾就在房租费交清了之后把房间的钥匙还给了房东。

虽然亦绾的房租是一个季度交一次,如果在那三个月内搬走了的话是不会退掉房租的,但房东人还算和善,将之前亦绾交的五百元押金一分不少的还给了亦绾。

如今虽然回了A市,亦绾只是想把辞职信交给大老板,但到底因为怀有三个多月的身孕而时常会有点不舒服。她想先找个落脚的去处,但是行李箱子和衣服还留在了姚丞昊的那栋私人公寓里,她已回不去了,所以从彼特那里回来以后,她就在临近的街边找了一家还算便宜又干净的快捷宾馆歇了脚。

菲菲放心不下怀有身孕的亦绾,所以三番五次地打电话催亦绾过去和她一起住。但是亦绾又是何尝不知道现在的菲菲已经是一个头两个大了,因为徐晟屿的母亲与旁的男人不清不楚的关系,所以柳正东是气得直接把半路得来的宝贝儿子揪到医院里去做DNA验定,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全家人都炸开了锅。一直深深相信徐晟屿就是自己亲生骨肉的柳培东更是气得一口老血堵在胸口差点没吐出来。

菲菲的父亲本就有轻微的心肌梗塞加上糖尿病,自从菲菲知道父亲的病情后就很少惹过父亲生气,可是家里面的这个不安分的女人却是越来越过分。大把大把地钱攥在她手里花,可是女人的

心却是越来越放荡,竟然与会所里的那些男人勾搭上并且晚上直接就不回来了。

柳培东一开始也不是没怀疑过这个与自己长相半分不像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骨肉,但是仿佛是越怕什么就越要来什么。他一直忍着不愿去做亲子鉴定,只是一直还坚信着枕畔的这个女人对自己是动过真感情的。打小两个人就是一个院里长大的,不说两小无猜,倒也是实打实地青梅竹马。也许是年少不知事,因着好奇心,两个人竟然初尝了爱情的禁果,那个年代,那个年纪,连生理课都不曾上过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采取什么安全措施避免怀孕。虽然都有十七八岁了,但是在农村来说,还没有结婚就挺个大肚子是被人瞧不起的。后来那个女人怀孕了,柳培东却迫于家里长子的压力而不得不出去打工。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会把他们的孩子生下来,他一直以为她还深深地爱着自己,可是当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柳培东整个人都彻底懵了。

可是那时的菲菲最担心的却不是父亲与那个女人之间的厮打,而是同样是最大的受害者的徐晟屿。她以为他会哭,可是他的镇定和释然,仿佛让菲菲有那么一刻是摸不透这个弟弟的。这么多年了,她一直都是拿徐晟屿当弟弟看的,曾经的自己恨得他恨得咬牙切齿,她把父亲与母亲的离婚全都推到了这个男孩的身上,如果没有他的降临,也许父母就不会分开。可是当她看着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河畔的一块石墩子上吹着儿时带过来的口琴的时候,那样单薄瘦削的他,那样不再顽皮地把自己最好的东西拿出来讨菲菲欢心的他,他不过成了他母亲坐享荣华富贵的一颗棋子,可是当一切被狠狠地揭穿出来的时候,菲菲忽然觉得一阵心酸,眼泪倏地就滚落了下来。

其实菲菲打电话给亦绾的时候,喉咙还是嘶哑的,仿佛狠狠地哭过,可是在亦绾面前,她永远都会是一副开心果的模样。她嘱咐亦绾办了离职手续以后要好好在瓜渡村调养调养身子。农村毕竟比城市里的空气要新鲜地多,菲菲也拍着胸脯说等忙完家里这一阵子鸡飞狗跳的事就回瓜渡村陪陪亦绾,同时也把外婆的墓碑给重新修缮修缮。

亦绾挂完电话,一个人蜷缩在宾馆里的一方白色的床单上。窗廊上有人摆着一株兰花,月色里,开了一些细碎的小白花,什么都是白的,就连月光也透着一丝青粉的白。她怔怔地看着窗外的月亮,本以为会彻夜失眠,然而迷迷糊糊中她仿佛睡了过去,肚子里的孩子仿佛也知道母亲累极了似地,她不闹腾,然而每一次心跳却逼得亦绾不得不下定决心,多么艰难,孩子终究是要不得的。

第二天清晨她就去公司向大老板递交了辞职信,离职手续办得很顺利,曾经好了一场的同事也只是摇摇头仿佛不愿多说什么,亦绾懂得,生存于这个世上的每个人都在力求自保,她曾经处在风口浪尖之上,有些人躲她还怕来不及,如今她们肯伸出手来向亦绾告别,其实她就已经很感动了。

手心里攥着的是从财务部刚刚结清的两个月的工资,她想起今天其实也是自己去妇幼保健医院孕检的日子,阳历九月二十八号,每一次孕检的日子她都会记得比以前来大姨妈来的日子还准确,因为那一天将是她离自己孩子最近的一天。她曾经在B超仪器上看过她的模样,小小的一团,那一刻的心动,初为人父的姚丞昊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他一直都将孩子的照片储存在自己的手机里,他说,等自己的宝贝出世后,他一定要告诉她,她曾经有过怎样一位伟大的母亲。

可是如今,她怎么忍心,怎么忍心把她生生地从自己的骨肉里剥离开来,走上医院的每一步台阶都像是赤着脚走在刀尖上一般,多么艰难,她不敢去想曾经的那些点点滴滴的幸福,所以她尽量扶住医院走廊尽头的一根雕花廊柱,努力地镇定了一些自己的情绪。

指尖在簌簌颤抖着,但是心却横了下来,她没有将孩子继续生下来的勇气,所以她必须放过自己,也给孩子一个果断的交代。妇产科虽然只是在走廊的第二个拐弯处,可是亦绾仿佛走了很久很久,她只觉得累,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尽头似地。医院里到处充斥着哀嚎和喜悦的声音,有新出生婴儿洪亮的啼哭声,也有满脸煞白的年轻女子和亦绾一般等待着做流产手术。所有的一切到最后都只是由自己一人承担,她走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

双手轻轻抚上微微凸起的小腹,她仰了仰头,努力不使眼泪掉下来,从落地窗户看出去,一方湛蓝的天空,扯絮般的云朵倏地从头顶低低掠过。她下了决心,一个人熟练地在医院的窗口排队挂号看医生,她原本以为她会脆弱地想要逃离,可是从没有哪一刻,她会如此坚强地告诉自己,忘掉所有瓜葛,她只是很想念瓜渡村,想念着那片终究清辉却永远也不会让亦绾伤心失落的山月。

医生开了手术人流单子,但同时医生也告诫亦绾孩子如今已有三个月,作人流手术的风险还是挺大的,但是对子宫伤害更大的引产手术不到万不得已医院是不会随便给孕妇做的。亦绾咬了咬牙,再难也是要割离的,她不想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到如今,她也只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

人流手术前需要做血常规检查以及B超检查,妇幼医院里等待做B超的孕妇和病人有很多,亦绾来得有点迟,所以就排得有点靠后。等到交完手术费等待做手术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一个年级不大的女孩子满脸煞白脆弱不堪地好像往垃圾桶里扔着什么东西,她看到女孩子满脸的泪水和彻骨的绝望,血淋淋的肉乎乎的一团,绒毛一样的东西,恍似是药物打下来的孕囊。

就那么小小的一团,却是活生生地刀绞一般地骨肉分离。亦绾忽然心里一阵揪疼,紧紧攥着手袋细长带子的忽然微微颤抖了起来,尖细的指甲深深地掐进手心里,她却觉察不出丝毫地疼痛来,只隐隐觉得心里一阵呕吐,她再也控制不住似地弯腰只想去厕所里呕吐一翻,任凭身后的护士一叠声得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可亦绾终究是跌跌撞撞地冲出了医院的大楼。

她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不知跑了多久,只觉得整条路永远也走不完尽头似地,最后实在撑不住的时候,她才跌坐在一块拼贴的红绿凿花瓷砖上,仿佛累极了似地,额头上沁出了大颗大颗如豆般的汗珠。轻微地眩晕症使得本就极度虚弱的亦绾是眼前一片发黑,她颤颤巍巍地努力想抓住什么,却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搀扶了一下她,是熟悉的凛冽的香奈儿的香味,仿佛在哪里闻过,可是亦绾已没了力气去想那些旁的事情。亦绾下意识地想要躲开的时候,却听到身后的一个女人好听的声音带着温柔和片刻的迟疑焦急,她关切地问道,“亦绾,你怎么了?”

没错,是宋绮珞的声音,终是能够遇见了,仿佛冥冥之中老天就给他们四个人安排了一场不欢不散的青春盛宴。可是亦绾从来就没有想过,她会如此狼狈不堪地出现在这个女人面前,可是如今她已没了力气再与她们耗下去。

绮珞试图伸手来搀扶亦绾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也许是肚子的一阵轻微的疼痛,其实亦绾的心里还是害怕,刚才医院里的那一幕如电影般一遍一遍地回放在亦绾的脑子里,她下意识地去摸一摸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绮珞却异常地惊讶地仿佛不可置信地一般说道,“亦绾,你怀孕了?”

所有人都可以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神情装无辜,装作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般,但是亦绾不行,亦不能够。因为亦绾有点不舒服而且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是饿着肚子的,所以绮珞开车带亦绾去了一家中式的早餐店,店面虽然不大,但是桌子玻璃却擦拭地一尘不染。

宋氏千金大小姐竟然会来这种低调的餐饮场所,亦绾虽然有一丝惊讶,但是她还是挺了解绮珞的性子的。虽身为高贵却并不张扬刁蛮,想必这也是阮家明这么多年一直丢不开手的一个理由吧,爱着一个始终不爱自己的人,宋绮珞这几年似乎也看淡了些许东西。她选了一张靠窗的桌子,优雅而从容地坐了下来,微笑着对着脸色微微有些煞白的亦绾说道,“听说这家店的糯米粥很好吃,多吃点温热的东西,对孩子有好处。”她是以前经常看家明过来这边喝粥,却不曾想,如今当她想尝一尝这令阮家明如此念念不忘的软糯温香的米粥的时候,却是和自己当初格格不入的情敌。

亦绾本来会以为宋绮珞会追着她问她肚子的孩子是谁的,可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很快,店里的服务员就将两碗糯米粥端了上来,袅袅的香气扑面而来,配着一小瓷碟子的精致的酱菜和萝卜干,满桌的细瓷白粥,是家常馨香温软的味道。

亦绾想起小时候家里大铁锅里“咕嘟嘟“煮着的香喷喷的糯米粥,她虽然饿,却是没什么胃口,可是毕竟盛情难却,她想有些话也许当面说清楚对谁都比较好,也许日后不会再相见,哪怕是萍水相逢也好,针锋相对也罢,到如今已没必要将彼此再置于难堪的境地。亦绾微微莞尔颔首,将包包的细长带子挂在椅背上,也落落大方地坐了下来。

她只是觉得精疲力竭,不想说话,绮珞很知趣,将手里剥好的一颗茶叶蛋递到亦绾的碗里,亦绾惊奇地发现绮珞指腹间的一层薄薄的细茧,脸颊上也有了一丝淡淡的高原红,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出门都是香车宝马的她,到底这一段时间在绮珞的身上发生了什么。那一晚在酒吧撕心裂肺地控诉着阮家明累累罪行的伤心女人,如今端庄里却带了几分娴静和安宁。

绮珞似乎也发现了亦绾眼里转瞬而逝的困惑,明媚的笑容里忽然就多了几分美好和恬静,她抚了抚脸颊微微说道,“前段时间和一帮朋友去了西藏墨脱支教,一开始我以为我会受不了那边艰苦的条件,但是时日久了,就舍不得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以前我不懂,以为把那样东西牢牢地抓在手心里就以为真的是属于自己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我抓得恨不得将指甲深深地嵌入血肉里,可是不属于我的终究还是会失去。我爸问过我,为什么在英国求学期间想过割腕自杀,是的,我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就像家明哥从来不曾爱过我一样,他什么事都可以看得很透彻,可我却遗传不了父亲的半分精明。我说,因为得不到,因为即将要失去。其实我爸没想过对家明哥做得那样绝,只是商场上的事,我恨过,也闹过,甚至想过跳楼,所有可以往绝路上逼死的法子我都想过,可是当有一天的傍晚,夕阳斜斜地穿过花园撒在阳台上,我看着鬓角发白的父亲孤独伶仃的身影的时候,我才明白,这世上唯一疼我爱我的人除了父亲,早已没了旁人,”她顿了顿,眼眶里有晶莹的泪珠在闪烁,可是她的优雅却忽然让亦绾想到了《挪威的森林》的直子,耳垂上盈盈剔透的珍珠耳坠,映着晕黄的灯光,她只化了淡妆,但却如绿子一般明媚,继续说道,“亦绾,我知道家明哥一直喜欢的都是你,一直都是,虽然我不愿意承认,可是我们谁也没有想过会弄成今天这副田地……”

“如今说这些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绮珞,终究而言,谁也没有办法比谁更幸运,可是你比我勇敢,爱与不爱,都是一种艰难,我决定打掉孩子之后就回瓜渡村好好生活,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家明爱她的孤勇和执着,然而他终究无法懂得她笑容背后的苦涩和心酸。

餐厅里的客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嘈杂,墙壁上挂着一方三十二寸的液晶显示屏。永远不变的早间新闻,偶尔抬起头来的时候,会看到这个城市正在上演的一鳞半爪,车祸,绑架,跳楼,官员贪污受贿被判刑,万丈红尘,芸芸众生,每天都有那么多场的悲伤离合在上演。可是就在亦绾瞥到某个熟悉的身影那一刻她的呼吸仿佛就在那一刻停止了,是早间新闻插播过来的一段紧急报道,医院失火,无数记者和救护车消防车在晃动着紧急救援的信号。

妇幼保健医院,电视上暂时没有报道起火的原因,但是熊熊燃烧的大火,火光冲天,似要将整个天与地都染成一片血淋淋的坟场。亦绾的心忽然就沉到了井底,在警察拉起的紧急封锁线里她忽然看到了那件深灰色的风衣,那件磨到有襟花的陈年风衣,即使有警察拦着,他却不顾一切地疯狂地冲入了火场,现场极度混乱,摄像头也颤颤巍巍地像一场最狠毒的噩梦。撕心裂肺早已在心里绞成了万把血淋淋的利刃,她宁愿相信自己的贫血眼花,然而耳畔却忽然响起了宋绮珞的尖叫声,她忽然惊慌失措地喊道,“姚丞昊是疯了吗?”

没有人知道,就在十分钟之前,当秘书告知姚丞昊妇幼保健医院失火殃及了阮氏集团在医院旁边建造的CBD高档商务写字楼的时候,姚丞昊是怎样艰难地度过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今天就是亦绾去妇幼医院孕检的日子,她的每一个日子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他双眼通红发疯了一般地将手里的细瓷玻璃被子捏碎了,骨节微微泛青,铮地发白。有血从掌心里汩汩地涌出来,可是他却发疯了一般冲入了火场,亦绾不可以有事,孩子不可以有事,否则他这一辈子将如何度过。他知道火势凶猛,现在冲进去无疑是送死,然而他早已顾不得了。

亦绾跌跌撞撞地赶到现场的时候,双腿早已发软,任凭绮珞扶着她,可是亦绾却已颤抖虚弱地没有任何力气,唯有眼泪告诉她,此刻她的心如何放得下,她忽然疯狂一般地拨开混乱不开的人群,担架上有被烧焦的哀嚎的活人和死人,白的床单,白的冷漠的医生和护士,所有的一切都是冷冰冰的,她的心骤然惊慌失措起来,像曾经被丢掉的自己,她找不到回家的路,只好躲在橱窗下躲雨。眼泪早已哭瞎了眼睛,她没了力气再哭泣,绮珞怕亦绾会撑不下去,所以想扶着亦绾先在一旁休息休息,可是亦绾,没有人知道他们爱得有多艰难,瓜渡村村口的那一棵槐树下明明就刻着他们相守一辈子的誓言,可是半辈子都还在熬着,她如何想过上天要拿生离死别来惩罚着曾经辜负了爱情的他们。

医院里有很多病人,还有陪同照顾的家人和医护人员,虽然有专门的逃生通道,可是死伤依然惨重,消防队员正在极力抢救被火围困住的医院里来不及疏通的人群。有哭得声嘶力竭的孩子,也有如枯木死灰惊吓过度的老年人,一批人被救了下来,又有一批人抬在担架上生死不明。亦绾没有看到姚丞昊的影子,她惊慌失措地拨开人群寻找着,不知过了多久,当她的心终于一截截冰冷下去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声清脆地戒指跌落瓷砖的声音,“叮铃铃”地一路滚到脚边,她循着踪迹望过去,可是除了白色的大褂,白色的床单,却只有血淋淋的一路滴下去的鲜红血迹。一群人围着救护车声嘶力竭着,因为面部烧得模糊不堪,几乎看不清患者的样子,她看到医生和护士摇头的样子,亦绾忽然意识到什么,她怎么会不识得那枚戒指,那枚镌刻有一生一世誓言的独一无二的戒指,那枚曾经被她扔进海里的伤心欲绝的戒指。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是他的,他都没有看到我们的孩子出生,他都没有陪我一生一世,不可以,不可以。眼泪早已汹涌澎湃地袭了过来,她全身发软,在模糊的泪眼里,腹部的一阵阵的绞疼传了过来,她再也站不住似地几欲要晕厥过去的时候,却听到背后有人在唤自己的名字,那样熟悉,那样地令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入他的怀里,他唤她,“亦绾。”

阳光忽然像最温柔的手掌撒在了亦绾的身上,一回眸就是一辈子的光阴。她知道是他,可是当她转过身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掉下眼泪来。

姚丞昊就站在她的一步之遥,像当初他撑着一把蟹青色的雨伞站在她的面前,杏花微雨,忽又逢君,亦绾再也控制不住地冲入了姚丞昊的怀里,她的声音哽咽地只听到断断续续地娇嗔和担心,她说,“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抽泣在他的怀里,所有的芥蒂都在这生死关头被冲刷地烟消云散,姚丞昊深呼了一口气,将亦绾紧紧地搂在怀里,温柔地微微笑道,“亦绾,你不幸福,我怎敢独自离去。”

汹涌的人群将他们身上撞得生疼,然而此生即使再艰难再刻薄,也无法冲散曾经在瓜渡村许下巍巍誓言的姚爱萧和萧念姚。

全本完

作者有话要说:写完了,在这个下雨的午后,雨水潇潇,忽然想到,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总希望着有情人终成眷属,所以也许是我的私心,也许是我的偏爱,但是我始终如一地相信坚强而孤勇的女孩子都会寻觅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幸福。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