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小说:下堂公主皇后路作者:炫舞飞扬更新时间:2019-01-17 08:20字数:222351

     涟漪,你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涟漪刚刚睡着的时候,太子曾过来看她,结果被雪含给挡了回去,说是姐姐在睡觉,不让他打扰,他也就由了她。 

   “太子殿下,我有话要对你说。”涟漪不答他的话,目光冰冷。 

   “你---说吧。”太子心里一跳,也许他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 

   涟漪的目光越过太子看向远处,那里就跟她的眼神一样的苍茫,做出要离开的决定虽然难,但她必须要离开,她是想让太子和她一起演好这出戏,骗过雪含。 

   “涟漪,你---决定了吗?”太子有些吃惊,不过很显然的,涟漪这个离开的决定绝对在他意料之中。 

   只是这一天未免来得太快,他本来以为涟漪至少会等到雪她的伤,或者雪含的伤好了再离开的。 

   “太子殿下若肯帮我这一次,我还是那句话,会感激太子殿下三生三世。” 

   涟漪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太子,如果太子开口,她可以跪下来求他。 

   “涟漪,无论你有什么事,我都可以帮你,我保证,可是---”太子不知道要怎么说,“你这样骗不了雪含多久的,她以后会长大,会明白很多事,而且、而且你根本不会离开,如果以后雪含看到你,那---” 

   “我会很小心,不让她看到我,至于以后的事---” 

   会有以后吗?她的以后会有多长? 

   说不定等不到雪含长大到可以明白所有的事,她就可以永远解脱了吧? 

   “太子殿下,一切拜托了,最多三五天之后我就会离开东宫,太子殿下就当我是真的离开了,以后、以后都不要再去浣衣局,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的好。” 

   话落她转身而去,话虽说得如此绝情,她的心却嘶吼不已,真的从此都不再见雪含,不能再见到娘亲吗? 

   就连唯一会心疼她的新晴也留在了韦天兆身边,那她到底为了什么咬牙苦撑,这么痛苦地活着? 

   “我不会放着你不管的,涟漪,我一定想法子让父皇改变主意,你等着我!” 

   太子一动不动地看着涟漪离去,却突然笑了,想让他弃她于不顾吗? 

   做不到! 

   因为她是他妹妹,和雪含一样。 

   涟漪说话从来有一句是一句,虽然不会轻易许诺于人,但只要是她答应过的事,就不会做不到。 

   了解她的人,譬如婉皇后,譬如太子,会很清楚这一点,但对于不了解、或者从来不试图了解她的人,就不会明白了。 

   因为知道涟漪终究会离开,梅溪儿对她的态度很温柔、很宽容,更是极尽耐心地安慰照顾雪含,那份柔情简直叫太子为自己先前的小肚鸡肠而汗颜,好几次都想要向梅溪儿认错。 

   “雪含,梦觉说你想吃莲子,我让人你替你买了些,尝尝看。” 

   梅溪儿一手牵着梦觉,一手端着托盘,亲自为雪含送来一蝶上好的莲子。 

   “谢谢太子妃嫂嫂。”雪含对梅溪儿的有意示好并不怎么买账,只是维持着表面的相安无事,她本不想说什么,涟漪看了她一眼,她便乖巧地道谢。 

   “不用客气,你想要什么就跟我说,别自己闷在心里,知道吗?”梅溪儿笑容滞了滞,却不好发作,笑容已经很勉强了。 

   “太子妃娘娘,雪含性子急躁,娘娘不必理会她就是了,娘娘请。”涟漪起身,请梅溪儿坐。 

   梅溪儿其实很不愿意跟涟漪同坐,因为她知道自己没话跟她说,但为了试探涟漪到底什么时候会离开,她还是硬着头皮坐了下去,招呼涟漪一起坐。 

   果然没话说就是没话说,她开不了口,涟漪也不说话,跟雪含一起剥莲子吃。 

   “还是不要吃太多莲子了,我听人家说,莲子吃多了,心会苦的。” 

   总算找到一句话来说,不过这话对别人说无伤大雅,对涟漪说根本就是天大的讽刺。、 

   “太子妃娘娘觉得,我的心还不够苦吗?”涟漪抬起头,看着她,如果不是因为对梅溪儿有稍稍的了解,她会因为她的有意污辱而一巴掌甩过去的。 

   “呃---”梅溪儿涨红了脸,暗骂自己一句该死,说什么不好,偏偏说这个,“涟漪,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就是---” 

   “没事,”涟漪摇头,淡然一笑,“太子妃娘娘恕罪,我说错话了,不知道太子妃娘娘还有什么吩咐吗?” 

   梅溪儿没话找话,肯定是有什么事难以启齿,既然她不好开口,她就给她个台阶下,免得双方尴尬。 

   “呃---”梅溪儿脸又红了几分,“倒是、倒是没有别的事,就是、就是来看看你和雪含,你们的伤好点了没有,要不要、要不要再请御医来看看。” 

   “雪含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有劳太子妃娘娘挂念,至于我,娘娘大可不必挂怀,我没事。” 

   这不会是她最后一次挨打,离开东宫之后也不会有人细心照顾她,为她治伤的,她只能自己忍耐下来,先学会怎么在受伤的时候,一个人静静等待伤口的痊愈。 

   “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 

   梅溪儿暗中咬牙,人人都说涟漪公主聪慧无双,机智过人,怎么看不出她的意图? 

   她说过会离开东宫的,既然身上的伤都没事了,为什么还要赖着不走,难道非要她开口赶人,闹到收不了场才好吗? 

   “太子妃娘娘有话不妨直说,我一向愚钝,有时候会顾虑不到一些事情。”涟漪看出来梅溪儿欲言又止,已经把话说得再明白不过。 

   她自认为对梅溪儿是一片坦诚,殊不知在第溪儿看来,她根本就是故意在跟装糊涂,可恶之极。 

   “我---涟漪,你何必如此自谦,太子哥哥都时常夸你聪慧无双,那你总不会忘了,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吧?” 

   涟漪怔了怔,突然笑了:原来你是来赶我走的!何必这么等不及呢,她又没想要怎样,何况她不过在东宫待了三天而已。 

   她突然觉得梅溪儿有些可怜,因为她跟太子绝对不是一样的心思。 

   梅溪儿大概也觉得自己有点儿过分,看到涟漪这样的笑容,她讪讪然地红了脸,微低下头去。 

   “太子殿下,你来得正好,还是你来告诉太子妃娘娘我的决定吧。” 

   太子哥哥来了?! 

   梅溪儿猛一下抬起头来,脸色又突然转白,因为她不知道太子究竟听到了多少,如果被他知道是她容不下涟漪,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当然,在涟漪离开这件事情上,并不都是她的原因,是涟漪自己要走的。 

   涟漪心里也是一凛,她刚刚才要说什么,不经意间一回眸,才发现太子铁青着脸站在门口,显然已经听到了梅溪儿刚才的话。 

   “你的决定?涟漪,你在说什么?” 

   太子这个气,他不用听到很多,只是梅溪儿的一句“你曾经答应过我什么”,他就可以想到很多事。 

   可涟漪一开口说出这句话来,他气愤之余又有些茫然:为什么要我告诉她?你的什么决定? 

   “太子殿下忘了吗,我要去给母后找药,不能留在东宫?” 

   涟漪神情坦然,不着痕迹地向低头剥莲子吃的雪含瞄了一眼,太子立刻明白她是不想伤害到雪含,“这个吗,溪儿还不知道吗?那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啊?”梅溪儿很茫然,她只是跟涟漪约定好,涟漪会在不久之后离开,至于涟漪想出来的这个哄骗雪含的法子,她是真的不知道。 

   “太子妃娘娘要我留下来照顾雪含。” 

   涟漪答得很快,她不想太子和太子妃在这个时候因为她起冲突,不过这个说法根本无法令太子信服。 

   “太子殿下不必怀疑什么,太子妃娘娘私底下对我说过,雪含有些任性,她不好管束她---太子妃娘娘千万别恼,雪含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太子妃娘娘没有错。” 

   她知道这样说太子虽然还是会有些生气,但总比他刨问底,硬要问出两个人之间的约定要好得多。 

   梅溪儿也不是笨人,当然听得出来涟漪是在转移太子的注意力,她只能打蛇随棍上,“太子哥哥你别恼,你、你知道的,雪含她、她不喜欢我---” 

   “不过太子殿下也知道,我是不能留在东宫的,我还有事情要做,所以我拜托太子妃娘娘多多宽容地对待雪含,当然该管束时也要管束一下她,免得她将来长大,是非不分,那就不好了。” 

   涟漪这话固然是在为梅溪儿开脱,但也是实情,只不过她走后梅溪儿到底会怎样对雪含,她终究没有办法知道,也没办法阻拦的。 

   “这个---”梅溪儿略有些尴尬,“我、我当然会的,雪含是太子哥哥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我当然会好好照顾她,你、你放心吧。” 

   “是吗?”太子将信将疑,涟漪说的话是滴水不漏,他也不好说什么,“那、溪儿刚才的话又是什么意思,涟漪答应过你什么?” 

   “我---”梅溪儿暗暗叫苦,太子这时候又来了精明了,居然还没忘这个。 

   “太子妃娘娘,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来说吧,”涟漪接过话头,不顾梅溪儿拼命向她使眼色,“太子妃娘娘是要我答应她,待我办完了事情,一切都处理妥当了,就接雪含跟我在一起,本来就应该是这样,是吗?” 

   梅溪儿心蓦地一松,差点儿喘不过这口气来:她还以为涟漪真的要出卖她,害他们夫妻反目呢。 

   “哦,”太子心情骤然沉重,等一切都处理妥当吗?恐怕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只可怜雪含恐怕要无止境地等下去了。 

   “雪含,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去为娘亲找药回来,你记住我的话,要听太子还有太子妃娘娘的话,好好等我回来,知道吗?” 

   涟漪轻轻托起雪含粉嫩的小脸,轻声嘱咐着。 

   她的心在慢慢收缩,越来越喘不过气来,就让雪含怀着这样一份空空的期盼吧,至少比现在就让她承受撕心裂肺一样的痛苦要好得多。 

   “我会的,姐姐,你要快点儿回来。”雪含好像并不怎么难过,也不担心,在她看来姐姐只是去给母后找药而已,只要姐姐回来,母后就能醒过来,她们三个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一切,拜托了。” 

   涟漪抬起头,对着太子和太子妃深深一拜,什么都不必再说了。 

   太子移开了视线,这一切让他觉得痛苦,觉得茫然,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才是对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涟漪刚才对他撒谎了。 

   虽然不全部是,但至少在她曾经跟梅溪儿有过什么约定这件事上,她绝对没有说实话。 

   梅溪儿肯定会涟漪说过什么,否则她不会这样绝然地、这样快地要离开,而梅溪儿更不会从始至终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之所以不去计较,是因为他知道这没有用,如果不是涟漪自己决定要离开,任谁说了什么都不会有用的。 

   “姐姐,你明天就要走了,我们再去看看母后,好不好?”雪含突然想起一件事,扔下莲子站起来,“上次我好像又看到母后睁开眼睛,我们去看看,说不定母后会醒过来,姐姐也不用去找药了哦。” 

   “好啊。” 

   涟漪笑笑,那次她只顾着应付韦天兆,根本没有注意到婉皇后是不是真的睁开过眼睛,不过她是没抱什么希望的,曹元宠说过,婉皇后这个样子,是不会那么快醒过来的。 

   所有的事终于可以告一个段落了,至于日后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只能看天意而已。 

   太子失神地看着这姐妹俩的背影,突然想哭。 

   涟漪慢慢走出去,一步一步往浣衣局而去。 

   就让所有的一切都这样吧,不管雪含日后要承受怎样的折磨,或者过怎样幸福的生活,她能为她做的,只能如此了。 

   婉皇后不知何时才能醒来,她所要做的,只能等待。 

   而韦天兆是绝不会放过她的,他还会怎么折磨她呢? 

   她突然笑了笑,目光清凉,一个死了心的人,还会怕什么呢? 

   这世上,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好的、坏的事情在发生,至于最后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她和所有人一样,正在等着看呢----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