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生死缘(番外篇下)

小说:超级大牌作者:霸王餐更新时间:2019-01-17 07:53字数:237236

“公主,你这是何苦呢?”它卜囊惊诧万分,急忙阻道。

“放了牧将军,我就是你的女人,否则,我就死在你的面前…”漠雪面无惧色,毅然说道。

“公主,请不要这样,末将牧阳死不足惜,请公主万万不可伤害自己…”牧阳焦急的说。

漠雪半跪在牧阳的侧面,凄然说道:“牧将军,你对小女子的好和恩,漠雪永生难忘,为我一人,连累将军受苦,就算我走出这大漠,又怎能得到幸福?”

牧阳泣不成声:“公主…公主…”

漠雪站起身来,眼中尽是决绝之意,就连它卜囊,亦被其气势所震撼,公主道:“部酋还不放牧将军走么?难道真的要我一腔热血洒在你面前?”说罢,那匕首竟入肉三分,殷红的鲜血流淌下来。

它卜囊从未见过如此绝美的女子,如今送上门来,只想着好好受用,那还肯舍其性命,忙吩咐左右道:“还不快快把将军从坑中拉出来,备马,放行…”

于是围上十余兵士,手足并用的将牧阳刨出沙土坑中,又有一人牵来骏马,将缰绳递在他的手上。

牧阳凝神望着漠雪公主,似有千言万语,却在两两相望中,彼此了解了心意,他点了点头,对它卜囊说道:“我的兵器呢?请部酋一并交还…”

它卜囊迟疑了一下,可看到身边千军万马,谅此人也不敢胡来,于是使了个眼色,有人捧着葬雪剑,递给了牧阳。

牧阳手握宝剑,一下变的精神抖擞起来,他向漠雪拱手道:“末将先回,请公主保重了…”然后翻身上马。

漠雪正想欠身回礼,却不料牧阳紧收缰绳,那马儿将前蹄高高抬起,一脚向它卜囊踩踏过去。它卜囊急忙闪身躲过,牧阳将身子紧贴于马背,一把将漠雪公主捞在身前,然后两腿一夹,竟然向营外奔去。

它卜囊缓过身来,忙大声喊叫:“快给我拦住他…”立即有数十兵勇手持长枪阻挡在军营入口,另有数十弓箭手取出箭囊,将铁弓拉满,欲射杀二人于马下。它卜囊又急忙阻止:“小心伤了公主的性命,不准放箭…”营房内乱成了一团。

牧阳先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迅速将马眼遮蔽,又抽出葬雪宝剑奋力砍杀,那剑乃为神器,削铁如泥,此刻牧阳求生心切,更是将宝剑舞动的出神入化,不多一会儿,就从团团的包围中杀出一条缺口,猛冲了出去。

身后无数骑兵追来,它卜囊被牧阳虎口拔牙,乃是盛怒之下,更是一马当前冲在前列。牧阳的马在刚才的厮杀中受伤,跑出十多里后,体力渐渐不支,速度也慢了下来,眼看着它卜囊的军队越赶越近。

牧阳看到前方不远处出现一座丘陵,比起沙石地面,似乎更利于快马奔跑,于是向着那边奋力骑去,然而刚刚拐过一个急弯,却从隐蔽处杀出了大队的人马,牧阳受惊不小,还以为中了埋伏,再仔细一看,旗帜上却打着自己的番号。

有人大声疾呼:“牧将军,牧将军…”

牧阳循声望去,原来是自己的两名偏将,急忙赶了过去。情急之下简单询问得知,自从昨晚牧阳遣散部队,人马并未走远,而是隐蔽在这丘陵中,密切关注大营动向。各首领商议,正预备今晚趁夜色杀出,救出牧阳,却不料他竟然只身脱险,还救下了公主。

牧阳将漠雪公主放了下来,叮嘱偏将道:“公主交由你二人照顾,切不可有所闪失…”

偏将跪倒在地:“请牧将放心,属下拼死保护公主的安全…”

“牧将军,请等一下…”漠雪上前几步,从发髻上解下一根白色丝带,她轻轻牵过牧阳,飞快的在他的手腕上打了几个结,牧阳惊奇的发现,那里绽放出一朵洁白的雪莲花。

“这是吉祥雪莲,除了我,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会打这种结,看到它,你就会知道,雪儿就在不远的地方,默默的注视着你,祝福着你的平安…”漠雪深情的说。

牧阳默默点头,此刻无声胜有声,他猛提缰绳,又冲杀了回去,此时双方混战成一团,兵戈交击之声不绝于耳,一通厮杀,血染大地…

明军与瓦刺军的军力实力悬殊,乃5000对10000,敌人对地形熟悉,又擅长在沙漠作战,情形对牧阳非常不利,每一秒钟,牧阳的身边就有兄弟倒下,牧阳心急如焚,手中运剑如飞,直砍杀的瓦刺军鬼哭狼嚎,可无奈一人之力实乃和万千兵马相抗衡,很快,明军只剩2000人马不到,而对方仍有7000之多。

牧阳奋力将一名敌人连盔甲带身子斩成两截,喷溅而出的鲜血已将那白马全身染红。他遥遥望去,看到角落处有名莽汉正手握一把金刀上下挥舞,立即认出那正是敌军的首领——蒙古部酋瓦刺它卜囊,顿时热血涌起青筋毕露,将马儿一催全速杀了过去。

它卜囊见牧阳杀了过来,冷笑一声将金刀反手插入鞘中,又从马鞍上取下长枪,迎上去抖腕便刺,牧阳展开葬雪剑将长枪格挡住,随即运腕反手回劈。它卜囊见这一剑来势凶猛,也不敢大意,急闪身让过锋刃,抽枪夹马让在一旁,牧阳自后追上,抡剑照准对手脖颈猛砍猛劈。

它卜囊再次挥枪拨开,趁两马回旋的空档,狠狠回枪扎向牧阳那匹坐骑的臀 部,牧阳看的分明,不待他枪扎到,一提缰绳调转马头返身而走。它卜囊拍马圈回,却不急进,冷眼看牧阳变幻剑法,这正是久经沙场的手段。

这时牧阳已经调转马头方向,抡剑如风般又是一下子,它卜囊俯首避过剑锋,忽地将长枪斜斜上刺,只取牧阳咽喉要害,牧阳百忙中横剑挡过,两马再次交错。

牧阳此时与它卜囊相背而立,而长枪难以调转方向,正是杀敌机会,牧阳把手掌一翻,那葬雪剑在空中盘旋一圈被接到左手间,他看也不看向后反手插去,只听扑哧一声闷响,急急调转身体的它卜囊腰间正中一剑,翻身落马,血箭飚射而出。

它卜囊也算骁勇,仍奋力用长枪支撑起身体,怒而不倒,牧阳哪里会给他反击的机会,只见葬雪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所过之处,血泉喷涌而出,它卜囊的头颅直直飞起,牧阳从马上凌空跃起,正好抓住其头发。

牧阳嘶声喊道:“贼首它卜囊已被我剿杀,瓦刺狗贼还不速速投降,兄弟们,给我杀,一个都不要留…”

敌军此时大乱,无心恋战,纷纷拍马向回逃窜,跑的慢的,尽数被明军胡乱砍死。

牧阳豪情万丈仰天长啸:“牧阳在此,谁与争锋,杀,杀,杀…”

“杀,杀,杀…”将士们齐声高呼,撼天震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