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六 合作

小说:香玉世家作者:薛之雪更新时间:2019-01-17 07:50字数:272691

三人不约而同摇头:“最近没有听说过。”

林老板道:“南华石多年不见一次,大部分人对其也就不抱希望了,原野小妹怎么想要买南华石?是有什么特殊用途吗?”

原叶道:“那东西除了装饰保健,还能有什么特殊用途?我就是听说很稀少,感兴趣问问。几位有没有听说以前琉璃城卖出过南华石、或者南华石成品的消息?”

王昭然道:“这个我倒是没怎么留意过,小妹若是感兴趣,我以后留意帮小妹打问一下。”

“多谢王哥了,以前什么人卖出过南华石,别管时间过去多久了,都要帮我打听打听。”

几人继续聊天吃饭,饭后一同返回交易会。林老板和韩老板觉得这俩年轻女孩子在席间除了吃,就是听,偶尔问个问题,问的也不过是琉璃城玉石圈子很普通的事情,看不出懂得很多,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可能王昭然殷勤地与两人交好,就是冲着两人长得漂亮去的。

所以饭后两人便不再追着王昭然与原叶二人同行,各自去逛交易会了。

如此正合王昭然的心意,若是两人不走,他还要费点心思怎么避开两人与原叶和留香薇薇谈谈。

“两位小妹打算看点什么?我下午没事,陪两位逛逛,若是小妹赌涨了,可要记得优先卖给我哦?”王昭然笑着与二人说。

他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原叶。他们本来就是想赌点石头挣钱的,但留香薇薇怕总是赌涨太过招摇,才迟迟不肯出手,现在王昭然给送上门的掩护,不用白不用。

原叶便把王昭然拉到一僻静处道:“王老板,实不相瞒,我们姐妹俩这次来,是逼不得已,背着巨额债务来的,我们急需还债。指望手气好点。能赌涨几块石头,减轻点债务压力。不如我们合作如何?”

原叶把自己装扮成很会赚钱,但不过是过路财神的形象,让王昭然认为她们身上不会多富有。避免见利起意的发生。

王昭然心中佩服自己。果然没看走眼。这俩女孩子不同寻常,便问道:“怎么合作?”

“当然是合作赌石了,咱们一起投资。赚了钱一起分如何?”原叶道。

“赚了当然好,可是赌石这圈子,赌垮的时候多,要是赔了怎么办?”

“愿赌服输,赔了当然是认栽呗。您是这圈子的资深圈友,怎么会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吧?”原叶问道。

“当然当然。”王昭然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大头,赌垮这事儿比赌涨要常见太多,只不过他那天见识了留香薇薇一次赌涨的技能,心里有了期盼和目标,期望比较高,不自觉的就问出了口。

“好,那就这么定了。”原叶挥手道,“我们姐妹每天都要还大笔债务,所以身上没有多少线,我们就出一百万,王老板也出一百万,加起来二百万,当成咱们的起步投资。然后咱们就买石头现场解石卖掉。所得钱财按照八比二分成,谁赌到的这块石头,谁拿八。王老板可有意见。”

仅仅是跟着逛,就能得两成利益,这生意真不错。可原叶权衡一下,也只有让王昭然拿点利益比较保险,王昭然是琉璃城玉石圈的重要人物,赌涨几块别人只是羡慕,不会有多少别的想法,众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就没人多注意自己,才能闷头发大财。

哪一方选的石头赌涨,哪一方拿大头,没有选赌涨石头的也有两成利润可得,凭那姑娘的赌石技能,这生意可做,王昭然痛快答应。

有了王昭然这个地头蛇合作,原叶和留香薇薇就大胆放心的去赌石头。留香薇薇去看好石头,然后由王昭然出面买下来,再去交易会提供的解石机现场解石。

第一块留香薇薇挑了一块仅仅一百多块钱的石头,表现自然很差,被展位的老板归为废料一类的堆在一边。

“一百多块……”王昭然哑然失笑,“若是两位妹子只是打算买这种价位的的石头,就不用你们投资了,本金我全包了,你们只管分成就好。”

留香薇薇道:“神仙难断寸玉,我们先从便宜的开始试试手。”

这话王昭然表示了然,若是有科学的方法判准内部是否有翡翠,就不会有赌石这行了。他付了钱,抱着石头去解石。

王昭然在琉璃城玉石圈子人缘极好,去解石的过程中,不时有熟人打招呼:

“哟,王哥,入手一块呀?这是去解石么,我也跟着瞧瞧。”

“王哥,您怎么买了这么一块品相垃圾的石头?这可有失您的身份啊。”

“王哥,您这是直接去外边工地搬了一块石头去解着开心吧?”

……

王昭然在玉石圈子人缘好、脾气好,所以大家也就见到他搬着一块不起眼的石头,顺便就开了玩笑。

一个人开玩笑还没什么,一路上几乎所有熟人都对他买的石头表现差逗两句,而且这些人都跟着过来看解石,跟着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交易会中不认识的客人见到这么大一支队伍去解石,也就好奇的跟着来看看。

随着大家边走边挤兑开玩笑,王昭然的脸色开始变差了,虽说买块便宜石头解石没什么,可是他在琉璃城玉石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兴师动众当着这么多人解一块表现优秀的石头,并且切出玉来也就罢了,可是若切的是这块垃圾石头,最后还什么都没切出来,他这人可就丢大了。

这俩小姑娘年纪轻轻,真的靠谱吗?自己跟他们合作是不是有点太轻率了?要是让琉璃城圈子的人知道,是不是会笑掉大牙的?

王昭然越想脸色越难看。可是别人似乎没看到他脸色怎么样,只是看到他手里的石头真心不怎么样,跟着来看解石看笑话的人浩浩荡荡,基本可以认定为交易会第一天的焦点高+潮了。

到了解石机旁,王昭然原本想的赶紧一道切开,出玉还好,若是石头,赶紧闪人,省得当着这么多熟人丢人现眼,可是好像有人跟他开玩笑一般。解石机旁还排着队。而且拍在前边的两人也是自己老熟人。

正解那位已经出翠了,芙蓉种的绿翠,一刀下去已经赚了一倍。那小子在圈子里的名气可不如王昭然。这会儿正得意的嘚瑟呢。一看到王昭然抱着的这块石头,打趣两句是随口的事儿。

又挨了半小时。前边除了那个芙蓉种的。全部赌垮。王昭然的心情总算好点。

轮到自己解石,对于表现如此之差,又这么便宜的石头。王昭然也没咨询留香薇薇怎么解石,直接从中间给切开了。

“嘿嘿嘿,王哥,你真是勇气可嘉,这种石头也用得着来解……”距离王昭然最近的一个家伙边看解石便调侃,但话说一般就卡住了,眼睛嘴巴张的老大,瞪着刚刚被王昭然切开的石头定在当场。

离水近的一人忙端水冲洗切面,一抹清新的鹅黄۰色映入众人眼帘。

“鹅黄绿,还是冰种的!”

“王哥,运气真好!”

“王哥,你这石头多少钱入手的?光这一抹鹅黄,现在几万块钱拿不下吧?”

“几万块,王哥,十万我要了。”

……

就算王昭然人缘好态度谦和,这会儿也乐得合不拢嘴了。那叫什么来着?慧眼如炬,对,自己就是慧眼如炬,这俩小姑娘绝对不凡!

有了这次经历,王昭然后面对留香薇薇和原叶更加殷勤谦和、言听计从,甚至都没让两人履行出资义务,都是他出钱,买进石头,赌涨了直接分成。就算他只分两成利润,几天下来,也纯进账好几千万了。那么分的利益大头的原叶两人得净挣几亿了吧?

一边赌翡翠,一边用赚来的钱购买玉料,原叶两人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赚了多少钱,有人却替她们操心算计起来。

琉璃城某个角落里,八少爷的舅舅王胖子与秃头胖子正满眼嫉妒地帮留香薇薇计算她们在玉石交易会赚了多少钱。

“王哥,这么多钱,太便宜里那俩丫头了!”秃头恨得咬牙切齿。

王胖子恨恨抽着烟道:“嗯,若是仅仅把这俩丫头做了,她们的钱还在她们账户里挂着,太可惜了!”

“我们得想个什么办法,既不浪费那些钱,又了解了这俩丫头……”秃头胖子大脑袋飞快思索,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害人办法。

飘云城,十一少爷缓缓品着茶,看着面前焦躁地走来走去的冯科长,良久,淡淡一笑:“冯科长,听说你莫纳城那边的生意最近不太好做……”

“何止是不好做!”冯科长恨得咬牙切齿,“两个小虫,把我那边的生意砸了!”想起自己那满店铺切得乱七八糟的石料,心脏就在抽搐,十几亿的损失啊,自己辛辛苦苦、贪+污+受+贿、假公济私,容易吗?却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两条小虫子给害的,不但损失了十几亿的原料,在玉石原料这个圈子,自己都混不下去了。

若是让他知道那两条虫子是谁,他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十一少爷慵懒地笑道:“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十七小姐带着她的侍女离开秋城后,就去了莫纳城。我们十七小姐貌美倾城,有足够的砝码打动你的掌柜,让他监守自盗。”

八少爷和十一少爷分析过,既然冯科长断定他莫纳城的铺子里绝对没有卖假货,能把他铺子里的那么海量的玉料换成石头的,绝对是掌柜参与的手笔。

两人自己脑补了留香薇薇用金钱甚至美色打动冯科长的掌柜,狸猫换太子,将他铺子里的全部的玉料换成石头的戏码。

冯科长已经报案,把掌柜送进看守所,但这并不能解他心头之恨。“你是说,那两个人是十七小姐和她的侍女?”

“我们查到,在那段时间,留香雨铃接收了大批玉料,那些玉料是从莫纳城过来的。”

“留香薇薇,枉我对她一片痴心!”冯科长咬牙切齿,捏碎了一个橘子。

“十七小姐最近在琉璃城出现。”十一少爷提醒。

“多谢十一少爷!“冯科长满含仇恨和怒火,扔掉捏烂的橘子,他要亲自去琉璃城追凶。

琉璃城交易会第九天中午,原叶和留香薇薇吃完中饭,返回交易会。为了避人耳目,她们并未与王昭然一起,这几天的赌石赌涨了多块好料子,风头正劲。别人都以为是王昭然运气好到逆天,连连赌涨,好多双眼睛在关注着他。即使其中留香薇薇也时常故意赌垮两块,也根本无法消减连连赌涨带来的轰动。

留香薇薇先去看好石头,再电话告知王昭然去买,王昭然买了石头赚了钱,再讲钱打入原叶账户,特别是后来几天,三人不敢再碰面。

原叶两人行至交易会外一条巷子口,遇到两人正在讨价还价。交易会外围一些私人买卖一些与交易相近的东西很常见,两人也不以为意。

一番讨价还价后,两人终于达成一致,正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留香薇薇不经意瞥了一眼那人手上的东西一眼,眼睛一亮,忙扯住原叶道:“你看。”

原叶扭头看两人交易的东西,是一块玉,但似乎不完整,是从什么玉件上掉落下来的一个边角,品阶中上,留香薇薇可是拥有许多好玉的人,不该眼界这么浅,这么个边角不会放在心上。

可是留香薇薇似乎对那边角格外感兴趣,拉了原叶过去询问:“两位能让我看看你们交易的这件玉件吗?”

拿着玉件的买主瞥了留香薇薇一眼道:“看吧。”伸手将玉件递出。

留香薇薇忙道谢接到手里细细端详。原叶看得出,她看着看着有点激动。也不知道这么个边角料,她激动什么?

留香薇薇想那卖主道:“请问你那里还有这种玉吗?”

卖主是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一看就是那种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东挪西借的茬。(未完待续。。)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