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何方神圣

小说:龍冢作者:百步笑十步更新时间:2018-12-12 20:02字数:182791

官百合静静坐在沙发上,身边摆着些上等的毛线,她正织细心着毛衣。那个可爱的小郭湘又是抱着她最最可爱的小宝坐在百合的身边,聚精会神看着那个狡猾的灰太狼又将那个笨笨又好吃懒做的懒洋洋抓住,并且又丢到了那个又大又圆的大锅里。小女孩粉红色美羊羊的胖胖靴轻轻晃荡,那只躺在小女孩怀里似乎还一脸享受的小宝伸出小小的脑袋,滴溜溜圆圆的黑眼睛乱转,耷拉着毛毛的耳朵。今天给又抱着那只毛茸茸的小狗狗,挂着小小鼻涕的小郭湘开门的不是那个不是令她特别感冒的帅气大哥哥,今天她一吸鼻涕,然后抬头仰望的是那个比她心目中美羊羊还要漂亮的大姐姐。

“那个高高的大哥哥捏?”

“他啊,去工作了。”

“大姐姐不用工作吗?”

嘴角勾起弧度莫名,声音柔软,“不用,大哥哥说他养我。”

“哦,漂亮姐姐好幸福哦。不过小郭湘也很幸福,妈妈最疼我了,”

百合浅浅笑笑,脸上洋溢着微动人的神采,摸摸小女孩的蓬松热乎乎的的头发道:“是啊,就像小郭湘,我也是最幸福的人。”

“就是因为你跟那个高高的哥哥快要成亲了麽?”小女孩嘟嘟着小嘴,一脸认真的问。

百合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说是啊,怎么了。

嘟着嘴,小郭湘认真想了想,说那我也要成亲,那样我就更更更幸福了。

百合笑笑,就像秦锋捏馨蕊那样,轻轻捏捏小女孩的脸,说:“幸福是换来的,一种幸福换另一种幸福,这样才公平,要不然如来佛主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小郭湘想要用哪一种幸福换姐姐的这种幸福呢?”

顿时小女孩瞪着天真亮晶晶的大眼,作严谨的沉思状,想了想说:“那我以后每个星期少要一朵大红花。这样好不好。”

百合笑笑摇头。摸着小女孩柔软的头发。

小郭湘顿时急了,说:“要是再少要一朵的话,那个李思韵的红花就会比我多,要是别的同学的大红花比我多,奶奶会不高兴的,奶奶就不会给我买很多很多的玩具,小宝的妈妈小妞就是奶奶送给小郭湘的呢!”

百合眼眸弯成漂亮的月牙儿,说:“嗯,等小郭湘变长大了,长的跟姐姐一样大的时候,小郭湘就会得到姐姐的这种幸福。所以说,小郭湘要加油哦,要快快长大。”

“嗯!”,小女孩使劲点点头,认真道:“小郭湘一定比李思韵长的快。”

“百合姐姐,你摸摸小宝的脑袋,毛毛的,摸着可舒服了——”

东北虎目光眯成一条刀锋,直直盯在前面正高速移动的目标上,身形矫捷穿梭在深林间,本是流淌在左胳膊上的鲜红的血液已经有了凝固的迹象,那头凶悍的狼王眼眸闪烁着暗红的幽光,面目狰狞,露出那不同寻常的锋利尖牙,飞速腾跃在地形复杂的山地间,三头体型微瘦弱,但是面目却是愈发狰狞的暗紫色皮毛森林狼紧紧跟在那个胆敢伤害他们的王的男人,目光残忍。它们不知道,那个男人其实是一条猛虎。

东北虎手里紧紧捏着最后一柄飞刀,虎人脸谱沉静如水,不过没有人知道隐藏在万兽之王脸谱之下的那苍白的脸色,体力的严重消耗让这头猛虎有些吃不消,如果他在短时间内还追不上今晚的猎物,那就功亏一篑了。

他暗暗沉吟着,冷霜估摸着也快赶来了吧。

那个冰一样的女人被战服包裹着凸显婀娜身姿的曲线不免的成为正显无聊,不紧不慢跟在其后的秦锋眼里的一道风景线,那是一种纯粹欣赏的目光,就像一个不懂陶艺的游客欣赏着博物馆里呈放着了极品瓷器,眼神不会放肆。

“灵力属性为单一墨绿色,生命属性,级别大致为c+,负责医疗。”,突然,清冷的声音落到了男人的耳朵里。

本是准备要对眼前这个女人改变一下分数的秦锋闻言,微愣,然后嘴角不自觉上翘。

“听说你有娃娃亲?”

调侃的声音刚落下,那张妖娆粉红的脸谱蓦地转了过来,那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充满寒意的目光愈发的凛冽,透过面具的声音带有特有的沉闷:“相较之吊车尾而言,我更讨厌很多废话的人。”

秦锋无所谓耸耸肩,淡淡道:“没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我也是一个指腹为婚的人,相较你那个所谓的娃娃亲,我想我这个风险好像更大点。”

女人倏然加快的节奏,似乎不愿浪费一丝一毫的力气说一个字,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这里尤为浓烈刺鼻的血腥味。七八条恶狼的尸体了无生气躺在冰冷的草地上,每只狼的尸体上几乎都有两个或三个血洞,是被飞刀大力洞穿。

秦锋微微皱眉,迅速跟上。

倚靠在大树干的东北虎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浓重的呼吸声与隐藏在猛虎脸谱之下那双惊骇之极的眸子。他强忍着剧烈的痛楚,将没入肩头的褐色箭矢拔出,顿时喷出一道鲜血,迅速覆上止血药,来不及系上止血绷带,咬住那柄飞刀,左手暂时已经失去战力,无力的垂下,右手紧紧握着精致的漆黑手枪,强平稳着呼吸,小心换上弹夹。

领着头猛虎震惊的不是那只提醒健硕的狼王,而是一个人,一个小孩,一个有着长长淡黄头发的女孩。身着兽皮的小女孩稳稳骑在狼王的背上,一把古朴长弓紧紧握在手上,衣衫单薄的她竟是无惧寒冷,她的眼神冰凉,伸出洁白的手轻抚那只狼王的头颅,狼王狰狞可怖的表情稍稍平静,女孩倏然目光一凝,随即迅速搭箭,拉弦,一气呵成。

离弦之箭擦着东北虎的鼻尖掠过,然后消失黑夜中。

“好快的箭!”,感受着鼻尖的凉意,脸谱下的虎人目光凝重。

小女孩眼神沉静,拇指与食指触碰成环状,放入嘴中猛的吹响哨音。声音尖锐,清脆,连绵不绝。

围绕在其周围的七只健硕的墨紫色露出锋利尖牙的恶狼嘶吼着向男人所在的方位掠去,本不应该出现在普通狼身上的爬树技能却是在虎人惊骇的目光中展现出来,虽然动作拙劣无比,而且其中有三只爬到一半就嗷嗷叫着重重摔到地上,虎人眼眸微眯,举起了那把精致的手枪。

砰!

砰砰砰!

在人类的热武器面前,血肉之躯在此刻便是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

一枪正中眉心,其余三枪分别命中三只狼的后腿,腰,与释放着腥臭味的大口。四枪,短暂的一点几秒,刚才还蹦蹦哒哒的两只残狼毙命。不就几乎就在枪声响起的同时,一道呼啸而至的箭矢便是几乎擦着他的手枪掠过,一丝冷汗顺着额角滑落。

“还剩八发。五个。”,虎人迅速转过身来,大口呼吸着氧气,他根本不敢过多的瞄准,每一次出手,便意味着自己将承担将生命交给上帝那老头的风险。看来现在等待支援才是最稳妥的办法了。他深深呼了一口气。

“在那!跟上!”,听闻尖锐哨声与枪声的冷霜冰凉的声音传到秦锋的耳朵里。

两个身形霎时疾掠而去。

情况愈发的危急,即使已敷上止血药,但是鲜血还是不停着顺着伤口处潺潺流出,脚下的树干已然染成了一小片猩红色,伤口是在是太深了。失血过多的症状开始显现出来,口中咬着飞刀的虎人已经有些轻微的眩晕感。尽量紧贴的树干,就在刚刚的片刻间,三支箭矢便嘭嘭嘭插在虎人背后的树干之上。剩下的四只狼中,已经有一只就要爬了上来。悄悄收回手枪,虎人缓缓取下了飞刀。

骤然。

咚咚咚。

三抹寒光撕过夜色。

是冷霜的飞刀。

支援来了,虎人紧绷的神经顿时松弛少许。

秦锋落到虎人身边,冷霜则对上了那名少女。一把飞刀,一把长弓,有趣的对决。秦锋嘴角上翘。

“真是麻烦呐,老虎,你说你一个人瞎跑什么。”,男人脸上流露出刹那的无奈。无比浓烈的生命气息顺着指尖缓缓传递到虎人的伤口,迅速修复着这个虎人脸谱下的疲惫。

“你的实力应该要比超出我们许多吧,”,虎人苦涩笑笑。

“哦?”秦锋笑笑,不可置否,“为什么这么说?”

“至少我不可能如此轻松的躲过冷霜的飞刀。”

秦锋笑笑。

“你们的宁上司跟你说过有我这么一个人?”

“提到过。”

“看来那娘们还很照顾我啊。”

老虎汗颜,他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敢这么说那个女人。

“其实我也很怕那娘们,”秦锋转过视线注视着底下处于胶着状态的两个女孩,笑笑,“那个女孩就交给我吧。”

老虎微愣,不过听到男人后面一句时候又是沉吟起来,“这,恐怕——”

秦锋保持着灵力的平稳输出,笑说:“放心吧,宁微微不会有意见的。”

“那就好办。”老虎脸谱下的嘴角缓缓咧开。

没过片刻,虎人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止血绷带秦锋已经为他系好。缓缓的,瞠目结舌的一幕就这么活生生出现在了这个虎人面前,他直直愣在了原地。

随着生命灵力源源不断的输出,秦锋的面目开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越发的模糊,越发的透明,秦锋咧开朦胧的嘴角,浅笑着,不过那浅浅的笑声也随之有了些听的不甚分明,“时间快到了,我也该走了。以后咱们也就是同事了,忘说了,某种程度上,宁微微那娘们也是我上司呢。”

这句话模模糊糊说完的时候,秦锋已经化作的一滩水,滴落在了十几米下的地面上。

虎人脸谱下的眼睛圆瞪,惊骇莫名。

“竟然只是水分身!一个分身便有这么强了麽,倒是是何方神圣!”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